2019年9月15日 星期日

何謂「勿以惡小而為之」?

三國時劉備有遺詔告誡兒子劉禪:「勿以惡小而為之,勿以善小而不為」。這句話講的是做人的道理,不要因為善事太小而不做;也不要以為小惡無害就作惡!進一步來說,惡念萌生時就要把它消滅,不要讓貪婪、仇恨、傲慢的心滋長,否則一軟弱動搖便會做出大大的惡事了。以下一則故事或可啟發:

清初福建永春縣的山裡有一座廟宇,住持法師懂符咒法術。某夜其徒弟發現有山妖出沒,請求師父施法。法師說:「人在白天活動,妖在夜間活動,兩不相害。妖怪不阻人白天生活,我為何要禁止妖怪晚上活動呢?」時間長了,山妖竟然在白天侵擾,廟宇人人不得安寧,法師立即施法驅邪,但山妖今時不同往日,黨羽眾多,竟然制伏不了。法師一氣之下,請了一眾同門回來降妖,並大開神壇作法。突然雷電從天而降,山妖全消滅了,但廟宇也燒成灰燼!法師十分懊悔,哀歎道:「這是我的罪過!當初我有能力應付妖魔,偏不去理會。為了博取仁慈之名,任由妖魔作惡壯大,終於一發不可收拾。養毒瘡而留禍患,說的正是我吧!」

《道德經》曰:「治之於未亂。」禍患沒有產生前便需早作處理,不要等到災禍降臨才去後悔。若任由內心的邪魔增強壯大,他日要降伏便很難了。謹記時刻保持清靜心,不要讓邪魔有機可乘!

欲令心口相契,顧不愧景,冀知音之在後也。否泰有命,通塞聽天。

希望可以做到心中所想和口中所言相同一致,將來回顧時不愧對自己的身影,並得到後世的知音。至於當世的榮辱得失,一切聽憑天命。聖人指出,一言一行都需本著道德良心,著書立說更應以教化為重,而不以通俗一致的稱讚為最高。很多人為了取悅於世,阿順諂媚,虛美隱惡,以求得到當下的掌聲。真修行者卻知道堅持直言,不必為書能流行、話被採納而違背良心。

何謂「入土為安」?

中國傳統文化一直認為,人死之後要埋入土地才能安息,死者亦受到了尊重,這是「入土為安」之本意。《韓詩外傳》曰:「人死曰鬼,鬼者歸也。精氣歸於天,肉歸於土。」埋於泥土,即是有所歸之意,人才能萬事放下,安心離去。作為後人,也可安心,先人遺體免遭獸咬蟲叮,這亦是孝道表現。以下一則故事或可啟發:

清代翰林董曲江於乾隆十二年,曾住在濟南一所寺院裡。某夜夢中,他看到一棵大樹下有間破舊屋子,屋內坐著一位漂亮的女人,可是她愁眉苦臉,十分可憐。女人遠遠地向董曲江行禮,眼淚滴在衣襟,但不發一言。董曲江很害怕,夢就醒了。這個疑團一直未解,直至有一天,他在寺院的園林中散步,看見廂房下有一具舊棺材,快要爛掉了。忽然間他抬頭一看,看見了在夢中見過的大樹,於是他向寺院僧人查問,得知棺材裡的是某官員的小老婆,約定是暫放在那裡,以後會運走。想不到幾十年了一直沒有音訊,僧人又不敢擅自送去安葬。董曲江明白過來,他本來和歷城縣令是朋友,於是很容易買到了半畝墳地,並稟告了縣官,把棺材遷葬了。紀曉嵐評:「亡人以入土為安,停擱非幽靈所願也。」

人體之魂死後升天,魄則歸地。即使近世火葬流行,骨灰龕也是連接地氣,亦無不可。如有棺槨及骨灰盅曝露於陽光之下,則先人難以安息,後人也於心不忍。中國人十分重視葬禮,必有宗教儀式為先人送上最後一程,並完成入土或上位安排,正式歸回大地;另一方面則超度亡魂早日升天,方為圓滿功德。

積習則忘鮑肆之臭,裸鄉不覺呈形之醜。

積久成習,猶如久在賣魚之店而不覺其腥,又如赤身露體在裸體之鄉而不覺得醜。聖人指出,人的道德和學問是逐漸養成的,人的陋習和惡行也一樣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敦兮其若樸。」與人相處出於真誠之心,與物相接本著忠厚之意,如同未經雕琢的素材,樸然渾全。每個人本來純樸如一張白紙,或隨年月而染污。有德之人勤苦奮勉,自朝至暮從不懈怠;無德之人驕縱傲慢,為人處事全憑性情。若要回復樸質之初,就必須擁有醒覺心,知道甚麼是善惡,再如磨鏡一樣每天洗滌刮磨,這樣才能尋回自己的真面目。

「聰明」和「智慧」有何區別?

《南華經.庚桑楚》曰:「正則靜,靜則明。」平正寧靜,智慧便明澈,亦即道家所講的「靜則生智」;從清靜中顯出智慧的圓融,與「聰明」是不同的。「聰明」是累積學識後,或產生貪嗔及傲慢,令人迷失本性,故《道德經》曰:「智慧出,有大偽」、「雖智大迷」,這裡的「智」及「智慧」即今日的聰明、智巧。以下一則民間流傳的趣事或可啟發:

據說清代東閣大學士左宗棠是圍棋高手,有次他在官邸附近微服出巡,看到一個老人擺棋陣,並在招牌上寫著「天下國手」。左宗棠覺得老人太過狂妄,立刻上前挑戰,沒想到老人不堪一擊,連連敗北。左宗棠洋洋得意,命家丁將招牌拆掉,但未有吐露身分。後來,左宗棠平亂回來,見老人居然又掛起招牌,於是生氣的要把它拆掉。老人說:「先試試君藝何如?」左宗棠只好跟老人下棋,這次竟然三戰三敗!他回家睡了一夜,第二天再去,仍然敗北。左宗棠很驚訝,老人為何在短時間內,棋藝進步如此神速?老人笑說:「上回你有軍務在身,所以讓你贏,好使你有信心立大功;如今你已得勝歸來,我就不必客氣了。」左宗棠不相信,再逼老人對弈,結果還是輸了。左宗棠說:「我下棋的功夫真的不如他,只是嘴巴自以為厲害而已。」

世間真正的高手,是「能勝」而不一定「要勝」,並具有謙讓的胸襟,這才是大智慧。聰明的人不一定有智慧,假如得失心重,又執著要得到別人的認同,更容易釀成大禍。有智慧的人則勇於捨得、放下、不執著,而且保持清靜的心;可以聽到心聲、透視心靈,佛家稱「般若」,道家稱「自然」,即已證悟大道的真如本性。

莫或無本而能立焉。是以欲致其高,必豐其基;欲茂其末,必深其根。

沒有任何事物可以沒有根本而立住。想要使之增高,必先加大加強其基礎;想要枝葉茂盛,必先讓其根部伸展得既深且廣。聖人指出,修養及內涵是立身處世的根本;若做人沒有了道德的根基,即使得到一時的榮華富貴,亦必難以在社會上立足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君子終日行,不離輜重。」有道的人一言一行猶如行軍運載著重要物資的車一樣,不會輕躁妄動。比喻做人必須穩重清靜,應事接物以沉靜及穩重為主,總是不離根本;這樣才能以靜制動,不致亂套!

為何不可以長期接受人家恩惠?

舊日傳統的社會,我們甚為講求道德節操,非生活無以為繼,也不隨便接受人家恩惠。如果得到別人施惠,也必恭敬感恩,承諾日後一定奉還;而且受人恩惠千年記,絕不會忘本。不過,有時候我們習慣了長期的幫助,則漸漸以為一切都是應該有的。久而久之,包括父母養育、朋友幫忙等事,也好像是必然的事。更甚者,長期仰仗人家恩惠,愈不懂自力解決問題,更不懂何為感恩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有兩戶人家是鄰居,一家富裕,另一家比較貧窮。有一年旱災,田中顆粒無收,窮的一家沒有收成,富人家裡還有些糧食,想著平日大家是鄰居,就送去了一升米救急。這窮的一家非常感激,認為富人真是救命恩人!熬過最艱苦的日子後,窮人再去感謝富人。談話間,談到明年的種子還沒有著落。富人慷慨說:「這樣吧,我這裡的糧食還有很多,你就再拿一斗吧。」窮人千恩萬謝拿著米回家,但回家後,他的兄弟說:「這斗米能做甚麼?既然他這麼有錢,應該多送我們一些糧食和錢。才給這麼一點,真是壞透了!」這話傳到了富人耳中,他很生氣,心想:「我白白送你這麼多糧食,你不僅不感謝我,還把我當仇人一樣忌恨,真不是人!」於是,兩家從此成了仇人,老死不相往來。

所謂「斗米恩,擔米仇」,在危難的時候即使是很小的幫助,別人也會心存感激。反而長期對同一人幫助,可能會形成依賴,由感激變成了理所當然,最後必成仇怨。換另一角度來說,我們也必須警惕自己,人家幫助我們,需要真誠感恩;若拒絕了請求,也需諒解,不要將幫助變為怨恨。我們也不可渴求人家施恩而自己甚麼都不做,別人幫我們一次,不代表永遠都要幫助我們。

身賤而言貴,千載彌彰焉。

勿論身分低微,如果文章和言論為世所重視,則流傳千載,歷久而光明。聖人指出,英雄莫問出身,賢良不分貧富;若有功於社會,勸善於世道,必為後世所傳誦,也為天地鬼神所欽佩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善建者不拔,善抱者不脫。」善於建樹的不可拔除,善於抱持的不會脫落。個人修為、言詞文章、對社會的貢獻是不會磨滅的,並給與後代一條明路和指引。後人不會計較前人的身分,而是看其品德及對後世的貢獻。上天又何嘗不是?只會審判我們在世的所言所行,而不是看身分地位之尊卑。

為甚麼道教十分重視傳統倫常道德?

古云:「欲修仙道,先修人道。」在世間先修善德,有了資糧才可再修仙道。如沒有福德修為,很難達至臻境。故呂祖有九美德之教誨:「我治身,不過忠、孝、廉、節、義、信、仁兼惠、禮,故此真心持齋修煉而得上界為仙。」有了人倫道德,知所進退,時刻反省及克制自己的惡念,這就是修行之始,亦可證道。以下出自清代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之故事或可啟發:

清初,河北省交河縣為一位節婦建造牌坊,親友都來聚會恭賀。有一位表姊妹開玩笑問她:「如今你是守節到了白頭。不過,未知在這四十年來,遇到晨花夕月,你有沒有心動過呢?」節婦答:「人非草木,豈能無情?但慶幸能自覺不可逾禮,不能負義,就這樣自制了,不讓感情泛濫而悔恨。」有一年的清明節,節婦掃墓回家,忽然頭昏目眩,喃喃說起胡話來。醒來時告訴兒子,說丈夫將要接她離世:「人世所為,鬼神無不知也。幸我平生無瑕玷,否則黃泉會晤,以何面目相對哉?」半年後,節婦果然離世了。

道教強調身、心、神的清靜功夫,這是斷惡修善的根本;如非信仰堅定者不可做到,普通人俗務纏身,更難安靜自己。不過,若能在家敬天尊神,時刻警戒自己,不敢胡作非為,這已是有修行的人了。道德修為到了臻境,則仙道有緣,福壽俱備。因此,道教修行從不脫離傳統倫常道德,尤其在家信眾更應遵循呂祖九美德的教誨,以此為修行的楷模,方可獲上天護佑。

古詩刺過失,故有益而貴;今詩純虛譽,故有損而賤也。 

古代的詩篇敢於諷刺朝廷的過失,於世事既有補益,自然受人尊重。現代的詩作大多虛言妄譽,對人有損,也就不免遭人輕視。聖人指出,文人需要敢言直諫,秉筆直書;絕不可為了名利而弄虛作假,甚或吮癰舐痔,這是文人之恥辱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」如實反映的事都是簡單直接的,不用修飾;太多虛浮累贅的讚美之辭,反而虛假醜陋。為人之道亦如是,待人簡單素樸,反而更見真情;經常油腔滑調,誇讚吹捧的,都是虛偽之徒,我們怎能不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