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

如何找回自己的笑臉?

有些人整天掛著憂愁的臉孔,開口都是負面的說話,經常疑心人家說壞話,生活很不快樂。也有些人整天掛上笑臉,想法正面,雖然也會遇上不如意事,但他們選擇了樂觀的心,選擇放下煩惱。究竟如何找回自己的笑臉呢?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有一位朋友每天都想著不開心的事,總是埋怨這個又埋怨那個。某天親友買了一箱蜜梨送給他,朋友發現有一兩個梨因為天氣熱,開始變壞,於是他先挑壞的吃掉。每隔一兩天,總有蜜梨變壞,他便專選那些吃了。到最後,卻吃了一箱爛梨,還在抱怨親友:「你給我的蜜梨容易變壞,放不了多久全壞了!累我吃了一箱爛梨!」親友也無話可說。

放著好的卻吃爛的,永遠也只是吃爛的。猶如人生,每天只在意不開心的事,一輩子都會抱著這種心態做人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圖難於其易。」面對困難,先從容易入手。面對複雜的事,先從簡單方面入手。不要在煩惱初起的時候,便從複雜處想問題,將自己深陷其中。面對人生選擇,不妨先將爛的放下,選些好的;同樣,要把不開心的事扔掉,選一些開心及幸福的事放在心上,自然陽光開朗。有智慧的人珍惜當下,不會讓壞的情緒耽擱自己。

不以璞不生板桐之嶺,而捐曜夜之寶;不以書不出周孔之門,而廢助教之言。

不要因為板桐嶺上不出產璞玉就不加重視,而放棄了所蘊藏的夜光璧玉;更不要因為書籍不是出自周公、孔子手筆,而廢棄了全部有助於教化的言論。聖人指出,中國歷代的百家子書及傳統蒙學書籍(如《三字經》、《弟子規》等)雖然不是出自古聖賢之手,但都有益於教化。又如道教歷代祖師的著作,雖非神明降授,其教誨亦通於大道,我們應虛心學習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不貴其師,不愛其資,雖智大迷,是謂要妙。」不尊重師長,不懂借鑑反省,自以為聰明,其實是大糊塗。前人的文章中不少是至理名言,有助啟發智慧及應對人生,可與聖人的經教相輔相成,提升我們的品德修養。

何謂「廣結善緣」?

廣結善緣,就是無分彼此、廣布恩惠及多行善事而得到眾人愛戴的良緣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聖人後其身而身先。」有道的人不以自己為先,事事為國為民,故能天下順從,自己反而得著更大,這便是廣結善緣帶來的福報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清末富商胡雪巖,年輕時是一個小夥計,東家常常讓他拿著帳單四處催帳。有一次,正在趕路的他遇上大雨,同路的一個陌生人被雨淋濕了。那天他恰好帶了傘,便幫人家打傘。後來每逢下雨的時候,他都會幫助一些陌生人。時間一長,那條路上的人都認識他。有時他自己忘了帶傘也不怕,因為會有很多受過幫助的人為他打傘。因為這件事,胡雪巖致富後仍不忘廣結善緣,無論經營哪個行業,總有人幫忙,終成為富甲一方的商人。

你肯為別人打傘,別人才願意為你打傘。我們生活在同一個社會,正需要大家互相幫忙和扶持。有餘財的要懂得布施和分享,有餘力的要懂得行善及積德。我們無私的去幫人,廣結善緣,既交了朋友,又對得起良心。當有一天遇到困境,便是別人為我們撐傘的時候。

治病之方千百,而針灸之處無常;卻寒以溫,除熱以冷,期於救死存身而已。

治病的藥方有千百種,針灸所下的穴位也無不變的規定;用溫祛除寒邪也可,以冷消除熱症也可,最重要是拯救垂死的生命而已。聖人指出,教育勸化需要因人而異,因事制宜。孔子學生眾多,但不會一成不變,而是因應各人各事作出不同的安排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大道泛兮,其可左右。」大道廣泛流行,無所不到。猶如通往一處城市,怎可能只有一條道路呢?只要秉正道而行,天下雖廣,又何懼到達不了目的地?

暗中做壞事真的沒人知道嗎?

《太上感應篇》云:「天地有司過之神,依人所犯輕重,以奪人算。」冥冥中自有神明監察,我們絕不能自欺欺人。今生沒人知曉的壞事,死入地獄時便無所遁形。中國人深信,人死後如非大善人,便會進入第一殿接受秦廣王審判。那時方知:「萬兩黃金帶不來,一生惟有孽隨身。」犯人要照過孽鏡臺,然後便批解第二殿用刑受苦。以下故事或可借鑒:

有一個人叫朱介如,他曾因中暑而不自覺入了陰間,並遇上了死去的朋友張恒照。後來,他看到了閻王審判犯人,其中一個亡魂不服罪,大殿隨即出現一塊圓鏡子,鏡子裡顯現出一個女子遭男人抽打,犯人立即痛哭認罪。這時,朱介如問:「那個大圓鏡就是孽鏡嗎?」張恒照回答:「人鏡照形,神鏡照心。人作一事,心皆自知……心無是事,即無是象耳。冥司斷獄,惟以有心無心別善惡,君其識之。」即人做一事,心皆自知,並心存此事之影像,所以一照就能顯露出來,這是抵賴不過去的。張恒照講完了這些話後,朱介如一下子就驚醒過來。

人乃靈性之物,自己一生的影像盡攝於心;而孽鏡乃是天地靈氣所聚而成,凡亡魂到此,即可照耀其本來面目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天網恢恢,疏而不失。」大道廣大無邊,但一切都無所遁形,就是這個道理。我們做的任何壞事,其實早印在心裡。除非誠心懺悔及改過遷善,否則永遠抹不了;而且天司早已記錄,孽鏡臺前亦將難以隱瞞!

江海之穢物不可勝計,而不損其深也;五嶽之曲木不可訾量,而無虧其峻也。

江海中污穢之物多得無法計算,而不損害江海的深厚廣遠;五嶽中彎曲的樹木多得不可估量,而不影響山嶽的高峻壯麗。聖人指出,每個人做事總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我們不可能只是針對不完美而不欣賞他的成果。即使是大修行人,難道沒有一點不足之處嗎?但這不會影響他累積的福德善報。抱朴子曰:「夏君之璜,雖有分毫之瑕,暉曜符彩,足相補也。」好比玉石,即使有少許瑕疵,但所顯現出來的紋理和光澤,美麗非凡,足以彌補缺點。古人以文傳道,文章也不免有點瑕疵,但這不影響大義深遠的價值。

福報會用盡嗎?

福報,猶如資糧,吃了一點就少一點。若祖上留下大福報,幾代的後人也可以享福。不過,福報總有耗盡的一天。因此要知道積穀防饑,預早播種及施肥,如《太上感應篇》云:「吉人語善、視善、行善,一日有三善,三年天必降之福。」堅持每天說善語而不惡口,看善書而內視反省,苦己而助人,必可積福累德。相反,不努力修行而只懂享受物欲,接受虛榮,福報只會加快消耗。以下一則故事或可啟發:

滄州人劉熥的母親,生於康熙三十一年,到了乾隆五十七年已經一百零一歲,身體還很健康,胃口亦好。乾隆曾多次施恩發出詔書,當地的差吏欲為她向官府申請,領取敬老的糧食和布匹,但她都辭謝了。後來,差吏又想為她申報建牌坊表彰,她也堅決拒絕,不肯接受。有人問她拒絕的原因,她感慨地說:「我是窮等人家的寡婦,命運不好。正因為我經歷了艱難和困苦,得到上天的憐憫,才享高壽。一旦貪求非分的福氣,死亡的日子便會來了!」

中國人深信,無功不可受祿,平白無故接受好處,這是要折福的。福一旦折了,苦難便會隨之而來,所以我們不可隨便接受供養和虛榮。而在享福的過程中,如果我們沒有繼續做更多善業,沒有積累功德,福德資糧終會耗盡,禍患便會緊隨,猶如《道德經》的「福兮禍之所伏」,禍總是潛伏在福之後,所以我們豈能怠惰及鬆懈!

積猗頓之財,而用之甚少,是何異於原憲也?

如果積累了大量財富,卻用得很少,這與窮人有何分別呢?聖人指出,學識豐富,但不懂應用,這不代表有智慧。深入經藏,只是研究而不修行,這與俗人是沒有分別的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上士聞道,勤而行之。」大德者學習了「道」,便會努力實行及體證。知道了而不實行,猶如入寶山空手而回,根本沒有得著。擁有了知識也可以很愚昧,最重要是有否在生活中運用和體證。

如何檢視修行功夫?

修行,即修正身心的行為,行善去惡,令內心回復簡樸清靜。修行不是出家人的專利,無論是出家或在家,教徒或非教徒都需檢束自己的身心,注意思想、言行,不要增長貪欲、怨恨。要看修行功夫是否到家,必須時刻檢視自己有沒有偏離正道,並留意內心有沒有出現凌亂和貪嗔。以下一則《閱微草堂筆記》的故事或可啟發:

有人借住在廟宇裡,經常與一個妖女來往。忽然妖女沒來好幾天,不知怎麼了。某夜,妖女含笑進入屋內,說:「廟宇裡新來了一位修行人,眾人都說他是神仙。我擔心他真有道術,所以暫避一時。今夜我靜靜觀察他,原來這人只有吹牛的本事,所以我沒顧慮了。」那人問:「你憑甚麼說他沒有道行?」妖女說:「凡是假託修行的,大抵只有兩套伎倆:一是假裝靜默,使人揣摩不透;另一種是假裝顛狂,使人疑心他有所隱藏。不過,真正靜默的修行人,必然時刻素樸恬靜;凡是外表上裝腔作勢而內裡無一分安靜的就是假。至於顛狂的修行人,因為看透世情而無所憂慮,精神自在;凡是東張西望,經常在意周遭反應的就是假了。這個偽修行人經常左顧右盼,沒一刻心靜,我斷定他內心根本沒有安頓,完全沒有本事。」

印證修行,要檢視自己有否遵守戒律、完善品德,以及內心是否清靜不爭。如果只通法術和經藏,卻毫無善功,心地不修,也難以增長道功,提昇智慧。元代王棲雲祖師曾訓示弟子辨別正邪,正道者「修煉此心如天地一般清靜」,邪道者「爭財爭利,與俗人一般」,這正是檢視修行功夫的重要原則之一。

鳥影不動,雞卵有足,犬可為羊,大龜長蛇之言,適足示巧表奇以誑俗。

飛鳥的影不動,雞蛋是有腳的,狗可以變成羊,大龜比長蛇還長之類的言論,都是浮誇虛妄的說話,用以欺騙世人。聖人指出,修行人要避免多言,或言及荒誕無稽、誣蔑詆毀、諂媚奉承之語,少說話而多做事。抱朴子曰:「言高秋天而不可施者,丘不與易也。」言談高妙猶如在九天之上卻不能實施,這樣的主張是不能贊同的。與其誇誇其談,不如切實做好。與其譁眾取寵,不如信實可靠。雖然誇張失實的說話容易吸引人注意,但只能欺騙愚昧的人,若遇到了智者便會不攻自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