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3月16日 星期六

甚麼是因果承負?

道教講究因果承負。因,指原因;果,指結果。善惡報應如影隨形,人的言行與思想總要造成一定的結果,受到一定的報或償。承,是承受;負,是負累。前人有過失而負累後人,後人無辜承受前人的過失;若前人有大功德,則後人亦會受惠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河北南皮有一位專治瘡瘍的醫師,醫術高明,但有時會暗地裡施加毒藥,令病人不能完全康復,藉此勒索錢財。曾經有傷者未能答應他的要求,終致失救。因為他的手段詭詐隱秘,別的醫師都不能解救病人。某天,他的兒子突然遭雷電擊斃。自此以後,雖然這位醫師仍然在世,但再也沒有人敢找他療傷。有人說,這人行事卑鄙,為何上天不直接懲罰他,反而殺了他兒子?這不是失當嗎?清代紀曉嵐評論:「夫罪不至極,刑不及孥;惡不至極,殃不及世。殛其子,所以明禍延後嗣也。」罪孽沒有達到極點,刑罰不會加諸妻兒;作惡沒有達到頂端,禍殃不會連累後世。雷擊其子,即是災禍已延伸到他的後代了。

因果承負之說自古有之,中國人一直深信不疑及警醒自己。《易經》有云:「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;積不善之家,必有餘殃。」積累善行和善德,必定留有福報,若惡行昭彰,天理難容,則自會累及妻兒和後代,所以我們怎可不戒慎?

聲希者,響必巨;辭寡者,信必著。

不輕易發聲者,一旦發出聲音必然影響巨大;言辭不多者,一旦承諾必然講求信譽。聖人指出,修行人雖然寡言靜默,但發聲的時候言必有中,少有廢話戲言。猶如武藝卓越者,平日不會隨便顯露身手,但危急關頭,卻能挺身而出,輕易制勝。道家也強調寡言、不言,少說話不是要噤聲,而是戒除惡口、是非、綺語。有需要時更要仗義執言,踐仁行義方是真修行者。

術士占測完全可信嗎?

《周易》乃言宇宙真相及人生道理之經書,非只屬風水、占卜之範疇;而古之善占者,必須秉持正道及養性修德,方可感應天地。貪圖名利而隨意占測,則易有偏差。《荀子.大略》有云:「善為易者不占。」古人以《周易》占測,乃是對道的求索,終其目的在於問道,並非只在預測。研《易》深者,自會掌握事物發展之規律,很多事情不需起卦亦可知道結果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清初吳三桂叛變,有個精於占卜的術士前去投奔。路上遇到一個人,說他也想投靠吳三桂。晚上,兩人住在一家客店裡,那人睡在西面牆下,術士說:「你不要睡在這裡,這面牆到亥時便會倒塌!」那人說:「你的術數功夫仍未到家,這牆身是向外倒,不是向內倒的。」到了夜裡,果然如此。清代紀曉嵐卻批評:「是人能知牆之內外圮,不知三桂之必敗乎?」這些術士只知道牆身之傾倒,而未能占算出吳三桂之失敗,以致日後禍不單行,豈不可笑!
小術雖有可信之處,惟不能令人明道立德,解劫消災。正如故事中的術士,只是占測牆壁塌陷而不能預知自己命運及局勢發展,乃未通《周易》之故。只有認真研習,積福修善,方是改善命運的大道。

然根朽者,尋木不能保其千日之茂也。

樹根已經腐朽,大樹便不能繼續保持長久的茂盛。聖人指出,當大家都在欣賞樹上的花果時,也不要忘記關心樹根是否穩健及有足夠空間健康生長。外表的茂盛很多時只是短暫的現象,若任由根基受到破壞以至腐爛,那便病入膏肓,長久難望。為政之道,又何嘗不是?《道德經》曰:「既知其子,復守其母,沒身不殆。」認識萬物,又能把握萬物的根源,終身都沒有危險。世間萬象紛紜錯雜,能追溯根源,探知各方民情民意而不受表象迷惑,方是長治久安之方。

甚麼都不做是否就沒有錯?

有說:「不做不錯。」或曰:「少做少錯。」做人做事只要完成本分,沒有人會說我們不好。但除此之外,我們面對應該做的事卻避而不見,或怕麻煩而不做,惟恐要承擔責任,這樣又是否問心無愧呢?清代紀曉嵐記錄了以下故事,或可啟發:

北村鄭蘇仙,某天做夢去到陰間,聽聞閻王審判之事。一位身穿官服的人昂然進入大殿,自稱做官以來,所到之處只喝一杯清茶,沒有任何沾染。即使在鬼神面前,也毫無愧色!閻王付之一笑,說道:「朝廷設置官員,本是為了治理地方,安撫百姓。小至管理驛站和水閘的官員,都有興利除弊的職責。如果認為不貪財納賄,不吃喝玩樂就是好官,那麼在公堂上設置一具木偶,它連清水都不用喝,豈不更勝一籌。」官員爭辯說:「我雖沒有功勞,但也沒有甚麼過錯呀!」閻王說:「你一生處處力求自保。像某獄某獄,為了避免嫌疑,不敢仗義執言;又如某事某事,害怕勞累繁重,便不肯辦理。試問你的政績在哪裡?要知道,無功便是過啊!」

人生在世,一言一行都是在修行,上天都會一一記錄。那怕內心深處只有一點雜念,都能被鬼神看穿。即使不是惡人,一念之私,也免不了受到責備,而且不用等到百年之後,我們的良心在事情當下也不好過吧。

不可以釣緡致者,必虯螭也。不可以機阱誘者,必麟、虞也。

水中的神龍,不會因誘餌而上當;地上的瑞獸,不會受誘惑而落入陷阱。聖人指出,上釣的魚是受到魚餌的迷惑,落入陷阱的猛獸是因為籠中禽畜的引誘;若人因貪念而沉溺,因欲求而迷失,亦必遭受禍患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豫若冬涉川。」有道的人處事接物,猶如冬天履冰過河一樣,時時小心,謙恭謹慎,不敢肆意妄為。人間到處都埋伏了誘餌和陷阱,名位權力足以令人爭強鬥勝,財祿利欲足以令人貪戀迷惑。萬一我們定力不夠,隨俗迎合,那是自召惡業,積禍成劫。

為甚麼修行人不怕鬼怪?

道門有一句說話:「道高龍虎伏,德重鬼神欽。」修行人默默實踐善德,感應天龍護法來擁護,妖邪不敢走近。若遇鬼怪,也能心定神全,不懼不亂,妖邪之氣就不會侵犯。若嚴守戒律,更有戒體護身,德光破闇。清代紀曉嵐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中就記載了以下故事:

清代戶部尚書曹竹虛的族兄,某次往揚州時在友人的家中借宿。晚上他打算在書室鋪設臥榻,友人則勸說書室有鬼魅,夜晚不宜入住,曹某並不懼怕。到了半夜,薄如紙片的怪物從門縫進入,逐漸展開成人形,原來是一位女子。曹某醒來,但完全不驚慌。女鬼忽然披頭散髮,吐出長長的舌頭,成了一副吊死鬼的樣子。曹某卻笑道:「只是頭髮亂了及舌頭稍長,有何好怕?」女鬼又摘下自己的頭顱並放在書案上。曹某說:「有頭尚且不怕,何況是無頭呢!」女鬼無計可施,一下子就消失了。後來,曹某從揚州回程時又暫住這裡,半夜女鬼再次出現,剛露出頭來,曹某一聲唾罵,女鬼竟然不敢進去。

人害怕就會心亂、神渙散,妖邪便可乘虛而入。若是光明正大,道氣充盈,陽氣自盛。《呂祖無極寶懺》有述:「夕咒朝經,使千魔而遠遯。」誦經禮懺亦可令人正氣充盈,護法守衛,邪魅消除。因此,修行人必須行道立德,養護正氣,心靜神寧,並勸習經懺,這樣自然陽長而陰消,魔障妖邪遠離。

一抑一揚者,輕鴻所以凌虛也;乍屈乍伸者,良才所以俟時也。

一抑一揚,輕捷的鴻鳥才能凌空高飛;能屈能伸,賢士才能等待時機,一展抱負。聖人指出,人生際遇總是起起伏伏,有時候雖然要忍一時之辱,但不影響日後的高飛伸展。古時韓信受胯下之辱,范雎遭溺席之恥,但都不損其龍虎之姿。有志節的人也要知道權宜之計,懂得退讓妥協之時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曲則全,枉則直。」從「委曲」裡面看到了「保全」,從「屈辱」裡面找到了「伸展」,這些都是能成就圓滿的大智慧。

改變命運是很困難的嗎?

中國自古已相信人定勝天,人可改變命運。道教更有「我命在我不在天」之說,認為人可突破生命的界限。不過,傳統宗教堅信承負因果,人出生已有基本命定,如要改變,必須要有很大決心,加倍努力,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國強只有高中學歷,他在一家印刷廠擔任送貨員。一天,他要將五十箱書送到某大學的七樓辦公室,警衛卻在電梯口攔下他,刁難道:「電梯是給教授乘搭的,其他人一律不准用,你必須走樓梯!」國強解釋這是學校要訂的書,但警衛堅持不放行!兩人吵了半天,國強一氣之下把書搬到大廳的角落便轉身離開,並返回印刷廠向老闆解釋,獲得諒解。不過,他隨即請辭,又到書局買了整套高中教材和參考書,含淚發誓要發奮圖強、考上大學!自此,國強天天苦讀最少十四個小時,「警衛不准他用電梯」的一幕讓他加倍用功。後來,這位年輕人終於考上大學並成為醫生。數十年後,他接受雜誌訪問提到,自己沒有痛恨那警衛,反而當他是一生中的恩人。

改變命運從來不簡單,不是佩戴飾物或購買風水用品便可迅即轉變,而是先戰勝自己,徹底改變現狀,努力逆流而上。當然,更要多行善德,戒惡悔過,方可一步一步突破命運的難關。

金以剛折,水以柔全。

金屬之物因為剛硬而被折斷,水性因為柔弱而得以保全。聖人指出,水之柔弱可以勝過剛強,水利物而不爭之特性最接近自然之道,所以古人最崇尚水之德性。人能像水之柔善謙和、可方可圓,才能平安長久;剛強暴戾而不知進退,則必招禍患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守柔曰強。」能持守柔弱的叫做「強」。如習太極拳一樣,柔而不失其勢,虛而有勁,這才是強。只是好勇鬥狠,衝動急進,這不是強勁,而是危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