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3月29日 星期日

為甚麼幫助別人也要有智慧?

能濟急扶危,是莫大的功德。不過,大家有沒有試過,幫助別人未必會得到答謝,反而會得到抱怨呢?行善也需要智慧,我們一方面要顧及對方感受,一方面更要避免資源濫用,讓真正有需要的人受惠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宋代名臣鄭剛中在溫州當通判時遇到飢荒,那時除了官家以平價賣米給百姓之外,鄭剛中自己亦捐出俸祿,並向各方勸募,將米分發給災民。當時太守說:「這樣的做法,恐怕對真正飢餓的人沒有實惠。濫取的情況會很嚴重,不可行。」鄭剛中回答說:「這個不難。」於是準備一萬個錢幣,並在上面畫押,晚上到街頭巷尾,遇到飢餓的人就發給他們一個錢幣,並告誡道:「不要將畫押的字擦掉,明天憑這個錢幣來領米。」願意用錢幣來換米的,大概就是真正的災民了,而非貪小便宜來蹭吃蹭喝的。因此,飢餓的人沒有一個遺漏。他又建議救濟貧困的辦法,每村紀錄人數,並下鄉親自查看貧苦人家,然後按需要發放米糧。規定每月十五日發放一次,百姓拿袋子裝糧食回去,年老體弱寡婦人家,或無法揹重的人,則按物價給予金錢。這樣既省去來回奔走,百姓可在家努力做事,官方也可節省許多人工和雜支。

鄭剛中提出的權宜措施,能讓有限的資源送達真正有需要的人,而不被貪便宜的人分搶賑災物資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豫若冬涉川。」有道之士處事接物,小心謹慎,連做善事也不例外。有辦法去排除弊端,又能幫助到有需要的人,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、大功德。

舉士也,必附己者為前;取人也,必多黨者為決。

有些人舉薦有學問的人時,習慣只把依附聽從自己的人放在前面;選拔人才時,總會以同黨多者為先決。聖人指出,任人唯親只會令真正有心有力的人被排斥,有失公正。抱朴子揭示了晉代社會的不公平現象,想不到多年後,偏私、排他的鬥爭仍時常出現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。」上天是無私的,對任何人都無所偏愛。種善得善,種惡得惡,愈是存私心的,愈是遠離大道,最後只會招集一群阿諛奉承之徒在身旁。

為何從執拾家居可以看出修行功夫?

道教修行是「為道日損」,減損和捨棄自己的貪欲、惡念,而令精神更滿足。古時修行人便是先從掃地、燒柴、挑水等簡單平實的生活做起,去除貪嗔及多餘的煩惱。現代物質豐裕的社會,從執拾家居的雜物就能看出修行功夫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朋友浩明於中年時突然要出家,師父在廟內安排了一間房間讓他定居。第二天師父巡視房間,發現裡面放滿了雜物!師父不禁問:「出了家,為甚麼仍然帶來一堆雜物?」浩明說:「師父,這些是我花了不少血汗錢買回來的東西,實在不忍心拋棄。」師父問:「現在已有出家的衣服,這些名貴的衣服還有用嗎?出家後需專心修行,還會有時間玩限量版模型和聽流行唱片嗎?如果放不下,出家又有何用呢?」最初,浩明很難過的聽從師父的說話,單純地丟去一些東西。不過,隨著學習和修持,他在心性修煉上也有了長進,一些曾經執著的東西,慢慢就很容易放下了。每次整理房間時,浩明都會扔掉一些陳年舊物。一年後師父再來巡視,驚覺除了家具和幾件衣服外,甚麼都沒有了!浩明說:「師父,我終於明白,捨棄雜物不但可以回復家中舒適的空間,更重要是淨掃了內心的空間。」

我們很難一開始就做到捨棄所有東西,但只要努力修行,每天清空內心的凡塵垢穢,時間到了,我們自然知道了取捨。習慣日常從執拾家居之中捨棄舊物及不需要的,又或轉贈有緣人,這些都是清淨寡欲及布施有緣的修行功夫。捨棄了多餘的過去和物件,騰出空間,才會明白甚麼是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。

庸俗之夫,闇於別物,不分朱紫,不辨菽麥。

庸俗的人缺乏辨別事物的能力,區分不到真偽正邪,即使分辨豆與麥也不可以。聖人指出,庸者習染太多,內心難淨,不容易觀照世間真假;時常以邪為正,以惡為善,而且多選擇虛偽、騙人的東西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致虛極,守靜篤,萬物並作,吾以觀其復。」內心徹底清靜,即使萬物紛紜,亦能觀照事物的興衰成敗,往復循環。庸俗的人不能洞悉社會、人事的真偽和善惡,因內心早已蒙蔽,智慧不顯,常只見眼前利益,分不清利害虛實之處,故多有錯誤決定,容易鑄成大錯。

為何天下沒有不讀書的神仙?

「天下沒有不讀書的神仙」是道門的訓語,所有道教祖師都是勤奮好學、積學成聖的。王重陽祖師嘗云學書之道,要從書本文字中取其義理,從領悟及實踐中得其神趣,並加以印證及記之於心。丘長春祖師本來是個目不識丁的青年,拜重陽祖師為師後,跟師父、師兄一邊奔走各地,一邊學習識字、寫詩、作文、修行,未曾有一刻停下來。以修行而言,沒有所謂資質愚笨,只有懶惰不修行而已。以下典故或可啟發:

北宋王安石寫過一篇文章叫《傷仲永》,講述神童方仲永五歲便會寫詩,而且才思敏捷,下筆成章,文采和道理都有可取之處。按理說,他長大後本應很有成就,然而他的父母短視近利,只知道帶他到處表演炫耀,不讓他接受教育,最終神童也逐漸成為平庸之輩。王安石因而慨嘆:「今夫不受之天,固眾人,又不受之人,得為眾人而已耶?」意思是,像方仲永那樣的天才,也會因為放棄學習而變得平庸。那些天賦平平的人,如果不用心學習,難道就是想成為閒人?

天才也需要勤奮,勤奮才能成長。如果本身已經平庸,又不精進學習,那只會停滯不前,甚至倒退。「讀書」和「學習」也不只是閱讀書本,提昇學問;更重要是提昇個人修為,改變涵養和氣質。同樣,歷代修真證道的祖師都是勤奮精進的,天界沒有一個懶散不做事的神仙。

夫器業不異,而有抑有揚者,無知己也。

有些人在才能、學識上沒有區別,但有的受到壓抑,有的飛黃騰達,是因為前者沒有遇到真正的知己。聖人指出,縱有才學,若沒有伯樂賞識,也難以發揮所長。在等待的過程中,我們除了要儲蓄實力,更要廣結善緣,尋求機遇。《周易》曰:「潛龍勿用。」賢才也會有潛藏、無法施展抱負的時候,待風雲一現,把握助緣者必可大展身手。因此,人生得遇知己,實屬難求。求得者,當需感恩、珍重,不可錯失。

「拍馬屁」有礙修行嗎?

「拍馬屁」是指諂媚奉承,不顧客觀現實的誇張讚美及做出巴結對方的行為。在道教來說,便犯了妄語戒之「諂曲」,即「所說事與心相違也」。討人歡喜沒有不可,但虛偽和貪婪地說違背良心的話,或做出獻媚取寵的行為,亦屬「諂曲」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清朝光緒年間,有個七品芝麻官叫陳立本,熟悉官場拍馬屁的功夫。某年,一位陳姓巡撫來到縣內上任。陳立本為了「親上加親」,在巡撫踏入衙門時,立即快人一步跪倒在地,並邊叩首,邊用膝蓋移步到巡撫前。隨後,奉上備好的兩顆金珠。陳巡撫很不高興,陳立本嚇得發抖:「卑職有甚麼不對之處,敬請大人訓誨。」巡撫氣得急了,立即將他趕走!事後,有人從陳巡撫好友口中得知,巡撫能在官場混下去,全憑夫人的裙帶關係,所以平時在家非常懼怕夫人。每天早上,巡撫需跪在夫人面前,叩首問安。夫人發過話後,他才敢起身去洗漱。然後邊叩首,邊用膝蓋行至梳妝檯前,雙手遞上夫人要用的金珠和首飾。夫人不悅,巡撫需說:「卑職有甚麼不對之處,敬請夫人訓誨。」當日陳巡撫以為陳立本刻意模仿自己,明擺著當眾羞辱他懼內之事,結果更罷免了陳立本。

道教不是不講求禮節,但修道人更重視禮的本義,講究真心與誠意,而不是一味屈意奉承。馬丹陽祖師曾呵責一位拘泥禮數的弟子:「若卻講俗禮,則交接 去處!」處處虛情假意、花時間講究禮數,應該去交際應酬,追名逐利。修道人又怎有這般時間呢?

日中則昃,月盈則蝕。四時之序,成功者退。

太陽過了正午就要西斜,月亮圓滿後就要虧缺。按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,完成使命的便逐一退去。聖人指出,世間沒有一物可以長存,適時終需要放手,不可強求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功成、名遂、身退,天之道。」萬事萬物過猶不及,既然已達到頂點,那麼退身於外也就理所當然了。只有不居功、不自滿,在適當時候放下,才可無牽無掛,悠然自適。

在危難中如何實踐大愛精神?

《太上感應篇》說:「宜憫人之凶,樂人之善,濟人之急,救人之危。」當危難發生時,各方踴躍捐輸救助,義不容辭;有信仰的人更可為大眾向上蒼祈願,保佑平安。不過,大家更應從危難中學習,展現人性道德光輝。以下歷史事例所顯現的大愛,或可啟發:

十七世紀倫敦爆發黑死病,染病人數和範圍不斷擴大,而英國北部幸免於難,這不得不提及伊姆村的功勞。某天一批從倫敦來的布料,將黑死病帶進伊姆村,很快整個村莊便人心惶惶,準備向北部逃離。一位叫威廉的牧師站了出來,堅決反對。他遊說村民:「如果我們已經感染了,逃出去一定會傳染更多人,留下來吧!讓我們把善良傳遞下去,後人會因而得福。」所有村民都願意留下,大家更築起一道石牆,防止有人進出。附近村落感激村民的犧牲,紛紛把水、食物、日用品等物資送到通往村莊的入口,再由村民自己來取。在黑死病的肆虐下,伊姆村犧牲慘重,但他們成功阻絕了黑死病向北傳播。

「大愛」是指無私的奉獻,如同道教主張「齊同慈愛」的精神,在危難中更見可貴。面對死亡威脅,不應只思考如何讓自己活下去,也要盡力不讓更多人受害。災害雖然令人害怕,但團結和關懷,就是給大家溫暖及安慰的最佳良方。

古人佯狂以為愚,豈所樂哉?時之宜然,不獲已也。

古代不少有大智慧者裝瘋扮傻,故作愚昧,難道是因為他們喜歡這樣嗎?這是時勢使然,不得已而為之。聖人指出,在盛世時有智慧及才幹的人可以各盡其才,發揮能力。當環境不容許,甚至有生殺危機時,便需要忍讓退避。隱藏實力,令人不再感到威脅,避免受到傷害,這是逼不得已。《南華經.人間世》載,孔子來到楚國,狂士接輿唱道:「天下無道,聖人生焉。方今之時,僅免刑焉!」當身處無道之世,最重要是保存性命,避免刑罰及殺戮!有道之人能屈能伸,待時機成熟,再次效勞及奉獻也不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