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8月4日 星期日

師父對待徒弟不可嚴厲嗎?

經常聽到有弟子抱怨:「師父有時候真的很嚴厲。」馬丹陽祖師曾訓示弟子:「若卻講俗禮,則交接去處。」師徒之間不需虛假的禮俗,師父要威嚴時有威嚴,要寬容時可寬容,不需裝扮。要是裝扮的話,這只是交接應酬而已。如果有師父對待徒弟太過客氣或太多客套說話,這反而俗套了。以下故事或可啟發:

有一位師父很嚴厲,某天弟子大膽地問:「師父,你對我們太嚴厲,但對別人又太寬容,這裡面有甚麼玄機嗎?」師父很認真地說:「對待上等根器的人可以直指人心,可責可寬,以真面目待他。對待中等根器的人要多用隱喻,要講分寸,他受不了指罵。對待下等根器的要面帶微笑,雙手合十;這種人最脆弱、心眼又小,只能用世俗的禮節對待他們。」

道教在皈依師寶有云:「當願眾生,學最上乘,不落邪見。」要拜師學道,必須發心學習最上乘,捨棄惡欲,刻苦不退。假若師父教你的是舒服的、享受的法門,而且從不嚴厲督促,這是未曾有的。

苟以入耳為佳,適心為快,尟知忘味之九成,雅頌之風流也。

如果每件事都以順耳為最好,符合自己心意的就喜歡,則無法體味《韶》樂令人忘味的歡樂,也難以懂得雅頌之樂的流風餘韻。聖人指出,氣度和修養宏大的人,眼界和胸襟超逸深廣,可以感悟大道的至理。拘泥不通、眼界狹小,只是困在個人私欲的人,只能與他們談論世俗之風花雪月。就如《南華經.秋水》所說:「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,拘於虛也。」井底之蛙無法理解海之博大,是因為受到眼界所限。因此,欲求無上大道,必須捨棄私利和成見;要虛心弘願,認真學習和實踐,方能體證。

如何做到無私的布施?

做好事讓別人知道了叫陽德,不被人知道叫陰德,布施一樣也有分陰陽。道教經典記載:「雖不作惡事,而口及所行之事,乃責求布施之報,便復失此一事之善,但不盡失耳。」若是抱有私心利欲,希望別人知道而稱揚你,給你發個獎狀表揚一下,這些只是小德。沒有機心的幫人,無分彼此親疏,即使遭人誤會、奚落仍真心助人,這才有大福報,真正做到無私的布施。以下故事或啟發:

有一位少女每天晚上都做同一個夢,走向一扇通往天國的門,卻無法取得開門的鑰匙。守門人告訴她:「唯有無私的大愛,才能進入。」回到現實,某天少女遇見一名乞丐忍受飢餓,為了取得天國鑰匙,她趕緊施捨食物。晚上她又夢到天國之門,守門人仍然不肯交出鑰匙,少女十分失望。第二天她趕著上學,卻在街上看到一隻身受重傷的小狗倒臥地上,又無助又可憐,所以即使快要遲到,她還是堅持停下,仔細為小狗包紮傷口,並且小心在旁邊照料,心想:「小狗受了這樣的傷,一定很痛苦吧!」更忍不住流下眼淚。晚上,守門人出現在少女的夢境,主動把鑰匙放在她手中。少女驚訝:「我今天不是為了得到鑰匙才幫助小狗的!」守門人微笑道:「願意捨棄自身利益,並且真心付出的人,才有資格進入天國。」

布施是一種發自內心,無所求的無私奉獻;因為無所求,所以做的時候會感到身心愉快而沒有壓力。若是為了某種目的而布施,這樣做起來反而心不甘情不願,甚至倍感沉重。

何必尋木千里,乃構大廈;鬼神之言,乃著篇章乎?

何必要到千里之外去尋找木材,然後才建構高樓?一定要援引古代聖賢的精言嘉語,才開始著作篇章?聖人指出,每個人的想法和長處都不一樣,無論在文藝創作或修行上,不一定要與他人相同。只要按自己的能力,出自本性及自然為之,也能有所作為;修行也不是聰明人的專利,無論甚麼資質或出身,都可以按自己能力做好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吾言甚易知,甚易行。」修行上的清靜、柔善、慈仁都本於自然,在日常生活中最易實行,人人都可體驗證悟,絕不是深奧艱澀的知識學問。愈是走向複雜、華美、虛張,愈是遠離大道。

修行人為何必先要「謙」?

《道德經》有慈、儉、不敢為天下先之「三寶」,「不敢為天下先」即是「功成而弗居」、「處眾人之所惡」的謙讓、謙卑精神。「謙」本意是「敬」,乃對人對事的基本態度,是約束我們妄自尊大的最好規條。以下是宋代陸游的《老學庵筆記》典故,或可啟發:

宋徽宗之子「肅王」趙樞,和大臣沈元用一起出使北方的金國,寄住在燕山的愍忠寺。他們看見一塊唐朝遺留下來的石碑,文辭優美,共有三千多字。沈元用的記憶力一向很強,於是一再朗誦,肅王則一邊聽著一邊走著好像沒在意。沈元用回到住處,想要炫耀自己的才能,就拿紙將文章默寫下來,記不起來的就空著,一共缺了十四個字。肅王看了,隨即拿筆將所有缺字補齊,又將其中幾處錯誤也修正過來。改完後將筆放下,和別人談論其他的事,一點驕傲的神色也沒有。沈元用在旁看在眼裡既驚訝又佩服。

俗語說:「休誇我能勝人,勝如我者更多。」從以上故事看來,一點也不虛假。自己有長處便保持謙虛,自己不會的就努力學習,人生才會不斷進步。《周易》的「謙」卦是在「大有」卦之後,便是勸人在持盈保泰之後更要謙虛努力,才可以將福德延綿下去。《易》曰:「謙,尊而光,卑而不可踰,君子之終也。」具備謙虛美德才會受人尊重,道德更光明;愈謙卑愈使人難以超越及冒犯,君子有謙德才會有好的成果!沒有了謙德,妄自尊大而冒犯別人,那談何修行呢?

災火張天,方請雨於名山;洪水凌空,而伐舟於東閩,不亦晚乎?

大火滿天,然後才去名山祈禱求雨;洪水滔滔,然後才到東閩伐木造船,這不是太遲了嗎?聖人指出,人生無常,應及早修行積德;不要等到疾病纏身才去懺悔祈福,不要等到生命即將完結才想到修心行善,時間是不等人的。北齊劉晝的《劉子.言苑》有曰:「臨渴而穿井,方饑而植禾。雖疾,無所及也。」如果人生是渴了才想到掘井,餓了才想到種植,這樣的態度只會把自己送死!等於病入膏肓才想起養生一樣為時已晚。如果我們相信因果循環,相信有來生,為何我們現在仍甚麼都不做呢?

修善可以改變命運嗎?

《太上感應篇》云:「吉人語善、視善、行善,一日有三善,三年天必降之福。」就是說,只要我們常懷善念,說話、眼神、待人都是慈悲祥和,上天必然會降福。即使命運多蹇,我們亦可透過修善積德來改變命運。以下故事,或可啟發:

明朝江陰人氏張畏岩,甲午年南京鄉試放榜,名落孫山,他大罵考官瞎眼。當時有道人在旁微笑,說:「相公的文章做得不好。」張怒叱他:「你怎知道呢?」道人說:「寫文章貴在心氣平和,現在你滿腹牢騷,心氣不平,文章怎會寫得好呢?」張覺得有道理,就向他請教。道人說:「考中功名要靠命,你今後需要轉變。」張問:「命運怎樣能變?」道人說:「造命在天,立命在我;只要盡力行善,多積陰德,沒福不可求!」張說:「我是窮書生,可以做甚麼?」道人說:「善從心起,常存善心,功德無量。即如待人謙虛,便不用花錢。」張自此戒除習氣,天天修善積德。到了丁酉年,有一天他在夢中看到一本考試名冊,中間有許多缺漏。忽聞:「上天對投考者,每三年考查一次功過。命中有功名而犯有重大過失者,名字也必去除!」又說:「你三年來,戒惡遷善,或可補上這個空缺,希望你繼續珍重自愛!」果然張畏岩就在這次考試,考中了第一百零五名。

心中祥和,讀書也會事半功倍;若能培養道德正氣,修己助人,上天亦必會護持善人。自古以來讀書人最著重個人道德,知識當然可以改變人生,但修身立德才真正徹底改變命運,而且貫穿三世因果。上天不會因為我們的學識而特別看顧,只會降福予修善之人!

貪婪饕餮者,疾素絲之皎潔;比周實繁者,讎高操之孤立。

貪婪凶殘的人,忌妒立身清白者的節操;結黨營私的人,仇視操守高尚的獨立之士。聖人指出,當大部分人都在分黨分派,你不與他人同流「合作」,便會遭到排斥。修行者仍須堅守清靜安寧的心,獨立於世而不執著於別人眼光,也不加入任何利益集團,謀取私利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多言數窮,不如守中。」當大家各執己見,眾說紛紜,不如持守虛靜,保留最純真的心。我們沒有必要因為要「合群」而違背本性,真修行者重視清靜真一,道有不同者絕不勉強為伍!

為甚麼要及早修行?

人生變幻無常,今日呼吸如常,明天沒有人知道如何。不論我們怎樣重視健康,也難逃生病、衰老和死亡。縱然擁有用之不盡的財富,到最後也不能帶進棺槨。俗語說:「萬般帶不走,惟有業隨身。」百年之後大家能帶走的,只有業力吧!不過,能及早修行,福報是可以永久受用的。清代紀曉嵐的學生吳惠叔聽聞這樣一件事,或可啟發:

有一個病死了又活過來的人,說他在陰間遇到了一位老朋友,穿著破爛的衣服,披枷帶鎖的像是犯人。兩人相見時悲喜交集,這個人不禁握著老朋友的手嘆息:「你一生富貴,不愁衣食,為甚麼現在如此落魄呢?」朋友悲泣道:「其實富貴是可以帶著的,只是很多人不肯帶而已﹗生前有功德或有修行的人,富貴和福分自然跟隨,到了這裡何嘗會不富貴呢?請轉告世人,教他們早作準備。」

生命到了盡頭,你一生打拼的事業、財產,甚至再美好的家庭,都不可帶走。唯一跟隨自己多生多世的,就只有生前作過的業力和福報。中國人相信,地府有孽鏡臺,能照出人生前的惡行,業力重者手足自然被杻械;生前有大福報的,體自有光芒,直接升天享福。在世家人無論焚燒多少紙錢,也要看亡魂本身有否福報受用。福報不是臨終才去做的,而是一生的積累。今日及早準備,不但今生受用無窮,亦能解劫超昇,永享仙福。

觀聽殊好,愛憎難同。飛鳥睹西施而驚逝,魚鱉聞《九韶》而深沉。

每個人的眼睛和耳朵喜好都不同,感情的愛憎亦有差別。飛鳥看到美麗的西施只會吃驚逃走,魚鱉聽見悅耳的古曲《九韶》也會沉入水中。聖人指出,你認為美好的事情,並不是人人都喜歡。你以為是正義正確的事,也不是人人都認同。世間難有劃一的標準,我們很難強迫所有人完全接受自己以為合適的準則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天下皆知美之為美,斯惡已。」把美的事物當成永恆的美,把善的事物視為絕對的善,最後必然事與願違,導致惡的、不善的結果。因此,為何要所有人統一一種看法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