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9月17日 星期四

 典故「寶劍出匣」有何寓意?

「寶劍出匣」可見於《呂祖靈籤》第十三籤,指的是呂祖的佩劍,其事也可見於《黃大仙靈籤》第五十六籤「呂祖桃木劍」:「安知此劍不成龍,見水都應出袖中。」就是說,將來修成正果後,劍遇水便會化成龍,從衣袖中飛騰而出!關於呂祖與「劍」的典故,簡述如下:

呂祖是唐末道人,善於文辭,而且武技非凡,有「劍仙」之稱號。遊江淮之時,呂祖曾持劍斬妖除蛟,為民除害。他在《贈劍客》有云:「蛟龍斬處翻滄海,暴虎除時拔遠山。」寓意翦除邪惡,斬殺凶頑,消除世上不平之事。不過,呂祖並不輕易傳法,有絕句云:「匣中寶劍時時吼,不遇同人誓不傳。」雖然欲開鞘斬邪,但找不到同道之人,絕不輕傳劍法。此外,呂祖除了師從鍾離祖師學道外,也曾跟隨火龍真人學習「天遁劍法」,並獲賜「天遁劍」。他曾向人說:「我這把劍不是平凡的劍,它不斬人頭,只斬三件東西:一斷煩惱,二斷色欲,三斷貪嗔。」蓋凡人苦惱之根源,就是來自貪欲、嗔恨、愚痴,必須要有堅定的意志去破除種種障礙,才能把騷擾人心的「魔軍」擊退。故《呂祖靈籤》云:「有劍開神路,何妖敢犯神!」寶劍猶如意志之堅定無懼,一切妖邪亦不敢侵犯。

「魔軍」總會在我們遠離清靜時乘機入侵,令我們苦惱難堪。呂祖的「天遁劍」正是一把智慧之劍,勸導我們要勇猛精進,求取大道的智慧;並以清靜心破除一切貪、嗔、痴。元代苗善時真人有《慧劍吟》曰:「貪嗔愛鬼悉消亡,昏散魔軍皆滅沒。」就是形容呂祖天遁劍法的劍意所在。

 典故「白帝城託孤」有何啟示?

翻開《呂祖靈籤》,一百支籤文中不少是三國故事,蓋舊日民間百姓無人不識,所以籤文特別採用耳熟能詳的內容,令人易於理解及產生共鳴,見文而反思、參悟。現根據《三國志》史實,簡述《呂祖靈籤》第六十三籤「白帝城託孤」的內容:

夷陵之戰,劉備揮兵討伐孫吳。戰爭持續了一年,蜀漢將領幾乎全數陣亡,劉備兵敗退到白帝城,從此一病不起。病危之時,劉備急召丞相諸葛亮,並將兒子劉禪託付給他,說:「你的才能是曹丕的十倍,必能安定國家,終可成就大事。如果嗣子(劉禪)可以輔助,你便輔助他;如果他沒有才幹,你可以取而代之。」諸葛亮哭道:「我必定竭盡自己所有力量,報效忠貞之氣節,直到死那一刻!」劉備又寫下詔書告誡劉禪:「你與丞相共同處理國事,要像對父親一樣侍奉他。」

「託孤」是生死存亡之時的叮囑,對象必須忠誠度足、能力強及受信任,其中以「忠誠」為首要條件。道教有「忠孝神仙」之說,若能竭力盡忠盡孝,不存私心私利,為國為民,必可感應蒼天,名列仙班。諸葛亮寫下名垂後世的《出師表》,當中有云:「先帝知臣謹慎,故臨崩寄臣以大事也。受命以來,夙夜憂歎,恐託付不效,以傷先帝之明。」其忠貞之志被後人敬奉為神,並尊為「天樞上相真君」。

是以不辭僭妄之愆,開壇說戒;不避笑譏之謗,演教談經。非關好事沽名,祗為辟邪解惑。天律不許綺語,至道惟在直言。

王常月祖師要闡揚全真派龍門正法,即使有人抹黑譏諷,也不會擔心蒙受僭越妄為的罪愆而推辭,仍堅持開壇說戒。此外,更不會迴避別人的譏笑中傷,仍要敷演全真教理,談經說道。公開的開壇說戒,絕不是個人喜歡多事、製造話題,或沽名釣譽,而是為了驅除邪說,為大眾解惑釋疑。上天的律法絕不容許有歪邪不正的綺語,真理是經得起考驗的;我們只需直陳其說,不用歪曲或加入利欲以騙人。真正的大道是淡而無味的,惟世人喜歡利欲色相,所以很多人不自覺走了歪路,或跟隨邪師、邪說而行,乃至拜假神、習邪術、行惡事而不知道,只著眼於小道小術而未聞正道正理。王常月祖師不懼外間如何看待,也要將玄門正法公開宣揚,旨在辟邪解惑,以正視聽。

2020年9月15日 星期二

 典故「金星戲竇兒」有何寓意?

《呂祖靈籤》第五十七籤為「金星戲竇兒」。竇兒,就是五代時期竇燕山的大兒子竇儀。《三字經》裡提到「竇燕山,有義方。教五子,名俱揚。」竇燕山教子有方,五個兒子都揚名顯貴,時人稱讚為「竇氏五龍」,大兒子竇儀更官至工部尚書兼判大理寺事。現簡述「金星戲竇兒」之典故如下:

竇燕山家教甚嚴,上天欲測試其兒子竇儀。某天竇儀投宿客棧,上天派金精(一說太白金星)化身成少女,向竇儀訛稱住在隔鄰,半夜時入房引誘竇儀,但竇儀不為所動,並持劍逐之離開。少女又化成金光,潛入地下。竇儀好奇,在地上掘出一錠金子。不過,他沒有取走,而是將此不義之財埋在原處。結果善有善報,當年高中狀元。

竇燕山一生行善積德,養育五子成才,一門顯貴。有賴父親管教有道,竇儀能夠不欺暗室,不貪圖名利色相。因為潔身自愛,其善行得到上天驗證,賜贈功名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。」大道是無私的,即使父親是大善人,上天仍要考核其兒子,是否能繼承祖輩善業,修身齊家。千萬不要以為有了祖業福蔭,便可肆欲橫行,這樣只會敗壞祖業而已。

 皈依無上法王,行持大乘妙道。況又遭逢盛世,安樂清平,萬劫難聞,千生罕見。敢不闡揚三寶,報答四恩,少盡涓埃,聊抒方寸。

「無上法王」本指佛教如來之尊號,這裡亦作道教天尊之聖名。「大乘」,即一輛大的牛車,可承載多人,如同度眾生之多;並可載大家到彼岸,以喻自利利他的精神。假若皈依無上天尊,行持大乘的濟世大道,而又適逢和平盛世、安樂清平的年代,身為道門弟子又怎能不闡揚「三寶」的義理呢?「三寶」即道、經、師,是渡世的慈航,千萬生中都難遇難聞,既已發心行持大乘妙道,便有責任弘揚正法,以報答「四恩」。「四恩」是天地恩、國王恩、父母恩、師長恩;能夠將所學的正信大道弘揚,救眾生於劫難,才是報答天地化育、國家栽培、父母養育、師長教導之恩!王常月祖師謙稱,現在付出微小的力量,希望略表方寸之誠心,將龍門正法宏開。

 「陶淵明歸隱」與道家思想有何關係?

《呂祖靈籤》第四十九籤為「陶淵明歸隱」。陶淵明是古今隱逸詩人之宗,淡泊名利,追求本性自然及生活的清淡樸實,其詩《歸園田居》就自述「少無適俗韻,性本愛丘山。」陶淵明立身敦厚,存心樸實,不求奢華名利之欲,與道家思想極近。現簡述其歸隱之事跡。

陶淵明年青時先後五次出仕,但都不長久。在當彭澤縣令時,某天郡太守安排一位品位低級,而且粗俗又傲慢的「督郵」來彭澤縣巡視。縣裡一個小吏老於世故,勸說陶淵明好好接待,要穿著官服才可拜見。陶淵明不願向這些官僚卑躬屈膝,不為五斗米折腰,隨即取出官印辭職,僅上任八十多天而已。從此以後,他就歸隱田園,躬耕農田,過著安貧樂道的生活。名將檀道濟曾親自去看望及勸喻他重返仕途,這時陶淵明已經餓了數天,但仍堅決拒絕出仕,貫徹「不戚戚於貧賤,不汲汲於富貴」的心志。

陶淵明體會到人世間之混濁,以「復得返自然」為追求,不只是尋求歸田之樂,更是追求自然真性。他的詩作提及「雲無心以出岫」、「心遠地自偏」,都是心無凝滯之表現,在現實中更是徹底捨棄名利世情之束縛,澹泊明志,知足常樂。故宋代蘇東坡評價陶淵明:「古今賢之,貴其真也。」陶詩之真乃由人之真而來,此「真」亦即道家追求「道法自然」之本來面目。

 記得昔年曾參王屋,尋真訪道,得遇明師。上蒙三寶之洪恩,親聞法寶;下仗一身之膂力,苦行修身。

王常月祖師於明代萬曆四十六年,在河南王屋山初次遇到了全真龍門派第六代律師趙真嵩大師,並拜師苦學,皈依門下及恩蒙「三寶」。「三寶」即道、經、師。「道」是玄門正道,皈依道寶可永脫輪迴。「經」是天尊演教,皈依經寶可得聞正法。「師」是度人之師,皈依師寶可以不落邪見。「上蒙」即是誠敬而受到上天賜予,王常月祖師感謝上天之大恩,安排機會得趙真嵩大師收為弟子,皈依三寶及可親聞玄門正法。「仗」即憑藉,「下仗」即是俗世中我們需依仗肉身盡全力,不怕艱苦的修行及磨練,度己度人。

 典故「蔡中興修建洛陽橋」有何寓意?

洛陽橋是橫跨福建洛陽江的大石橋,乃北宋蔡中興駐守泉州時建成,並題名為「萬安渡橋」。《呂祖靈籤》第四十六籤及《黃大仙靈籤》第三十一籤均有記載此典故。舊日廣東木魚歌便有一首「蔡中興洛陽橋」,四十年代亦有香港電影「觀音化銀」改編這個故事,可見民間流傳甚廣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宋代泉州一位孕婦蔡母,某天搭船渡過洛陽江,江上忽遇大風浪,蔡母至心稱念觀音大士聖號,並發願若能脫險,日後定會建橋造福眾人。發願剛完成,風浪竟退去。其後,蔡母生子蔡中興,長大後得中狀元。為酬報母親宏願,蔡中興致力籌劃興建大橋。無奈工程異常浩大,到第九座橋墩時,經費欠缺,工程陷於停頓。後來,觀音大士化身為一位美麗女子,站立於市集中,揚言若有人能以錢幣擲中她便委身相許。頃刻圍觀者眾多,並爭相擲以錢幣,但沒人命中。女子將堆積如山的錢幣交給蔡中興,表示用以修建洛陽橋。蔡以此鉅款,終完成工程,利民無數,石橋到今天仍屹立不倒。

蔡母發大願以利益眾生,神明因蔡母之許願明志,遂感其誠,暗中相助,既解救江上劫難,又化身女子籌建石橋。雖然許願的是上一代人,但蔡家信守承諾,到兒子高中狀元後仍不忘其事,盡力修橋補路,方便行人,也利益後世。這種默默付出、利己濟人之善舉,以及重視諾言之美德,自有大道運化相助。

 悲心不斷,古云自渡渡他;慈願常存,我欲自渡渡彼。

《北斗經》曰:「觀見眾生,億劫漂沉……乃以哀憫之心,分身教化。」天尊慈悲,不忍眾生受苦,故垂法教,並留下不少道經渡世,願渡群迷超生死。修行者在學習經教義理之前,亦需發下大願心,自渡渡他。修行不可只是為了自己,更要為了眾生,猶如大道無分彼此,一視同仁的養育萬物。這是培養慈愛及悲憫心的關鍵。自渡,是自己依循經教渡往仙境;渡他,是因悲憫眾生之苦難,故勸以經教義理,祈願一起脫苦。或有人疑問,自己也未必可成功渡脫,那有能力渡化別人?其實渡化別人不是全靠自己之力,一方面是因為慈悲之願而不希望忽略別人,一方面渡人是靠天尊之神力,能否渡脫亦要視乎因果業障。「悲心不斷」是因為不捨眾生,「慈願常存」則是我們道性之善,慈愛萬物而不只求私利。

 典故「卞和進寶」有何寓意?

「卞和進寶」可見於《呂祖靈籤》第二十七籤,最早見於《韓非子.和氏》的「和氏獻璧」典故。卞和進獻的「璞玉」原本不受欣賞,最後成為國與國爭奪的瑰寶,其珍貴可想而知。現根據《韓非子》內容簡述如下:

楚國人卞和在楚山中得到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,拿去獻給楚國國君厲王。厲王找來玉匠鑒定,結果鑒定是一塊石頭。厲王認為卞和是騙子,於是砍掉他的左腳。後來武王繼位,卞和再次進獻璞玉,玉匠又鑒定是假,卞和的右腳也被砍掉了。到了文王繼位,得知卞和在楚山下痛哭了幾日幾夜,甚至哭出血來,於是派人問個究竟。卞和說:「我不是傷心被砍掉雙腳,而是悲痛寶玉被誤以為是普通石頭,忠誠被說成是騙子!」文王於是安排玉匠琢磨璞玉,發現果然是稀世寶玉,於是命名為「和氏之璧」。

《道德經》曰:「聖人被褐懷玉。」褐,是粗布,聖人猶如穿著粗衣而內懷美玉,不容易給人發現。我們欣賞一個人的美,不應只看外表,更重要是內在的涵養及才華。古時常以玉比喻道德修養,《詩經》有云:「溫其如玉。」君子應當溫和親切,品格如玉。雖然自身的修養和才能不被人發現,但君子仍不失其志,堅持修養品德;猶如和氏之璧隱而不顯,卻是玉之極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