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7月18日 星期六

「孫真人行醫」的典故所指是哪位真人?

《呂祖靈籤》第二十九籤「孫真人行醫」,所指的是唐代藥王孫思邈真人。籤文提到的猴、兔、龍、虎等用字或另有寓意,但亦反映出孫真人與動物深有因緣。現時道觀供奉的孫真人聖像多是左手執青龍,右手執銀針,並安坐在黑虎上,當中涉及了三個典故,概述如下:

據南唐沈汾《續仙傳》載,孫真人曾以衣物贖回一條受傷出血的小蛇,並將其救活。原來這條小蛇是涇陽水府龍王的兒子,因為得真人拯救一命而邀請他一同前往龍宮。龍王欲賜贈金珠寶物,真人堅決推辭。最後,龍王贈與三十條龍宮藥方,表示可以濟世救人,果然藥方皆有神效。孫真人後來著成了《千金方》三十卷,龍宮藥方也分散在其中。又有一次,一隻猛虎吃掉了孫真人的毛驢,卻遭驢骨卡住了喉嚨,於是嗚咽著向真人求救。孫真人不忍見其難受,要老虎承諾不再傷生害命後就救了牠。老虎心中感恩,從此協助真人守護杏林,充當真人坐騎,載他去採藥和看病。還有一次,孫真人遇到送葬隊伍,卻見棺木中滴著鮮血,於是請求開棺,以銀針救活棺木內難產而「死」去的孕婦,孕婦並順利誕下男嬰。後世稱譽孫真人為「千古藥王」。

孫真人行醫最重視醫德,在《千金方》的序言以「大醫精誠」為題,「精」是指醫術,「誠」是指醫德。又云:「凡大醫治病,必當安神定志,無欲無求,先發大慈惻隱之心,誓願普救含靈之苦。」所以孫真人成為「藥王」不單是醫術,更重要是大慈悲心!他的著作《福壽論》,便強調了壽命長短與自身德行的關係,即「以德養壽」,而真人亦享壽百歲才羽化。

務必遠離污穢,掃靖塵沙。

我們身處的世俗又叫做「塵凡俗世」,即是凡間有塵沙般無數的煩惱,而且充滿俗氣。每日接觸不同的外在環境和人事,無論是身、心、神都會受到污染。外在的塵垢,我們可以透過洗澡清除;但煩憂和習氣又如何清淨呢?《道德經》曰:「為道日損。」修道就是「清淨」的過程,一方面我們要盡量避開惡念和惡行,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每天誦經、唸懺文、靜修以洗淨「塵沙」。一天不洗,污穢便積多一層厚了。

「梁灝大器晚成」的典故有何寓意?

《呂祖靈籤》第二十六籤和《觀音靈籤》第四十七籤提到的主人翁「梁灝」,即是《三字經》裡「若梁灝,八十二。」梁灝到八十二歲才中狀元,可真是「大器晚成」。不過,這個典故有更深的寓意,因為關乎行善積德,感格神明,才獲此福報,而且恩澤三代。今簡述其事以說明:

梁灝的父親某次行商,入西山時路過一間觀音廟,見頹垣敗瓦,神像衣衫破爛,於是告知廟祝,希望資助重修。廟祝計算所需資金,發現費用甚大,梁父盡取身上銀兩及金飾,但仍差少許。於是再打開行囊,拿出所有新絲布匹,讓廟祝賣掉。廟祝勸梁父三思,恐其盡失家當。梁父堅拒收回,流著淚說:「只要神明有衣穿,其他全部次要。」回家後當晚得一夢,觀音告之:「你今生本無功名,現賜你長壽,子孫亦顯貴!」後得子梁灝,但兒子要晚年才得狀元;其孫亦官至孝廉。梁父後來經商大富,並享高壽,三代同堂,一門三傑,傳為佳話。

力行善舉,必可感應上天,改寫命運。心念一轉向善,便已經可以廣結善緣。若一生都在修行積福,還可以將福德留給後人。雖然功名或要到人生晚年才擁有,但能夠三代歡欣同堂,沒有比家庭幸運更重要。梁灝父親能捨財作布施,修廟重塑神像,所得的福報便是留給後人最好的禮物。

但崆峒雖近,廣成子未許相逢;蓬島非遙,凡夫身安能得到。

四千多年前的軒轅黃帝,曾往崆峒山請教得道仙人廣成子。崆峒山是著名仙山,現時很多遊人於假日湧往名山大川,很多地方都水洩不通,但大家又何曾遇上仙人呢?王常月祖師告訴我們,蓬萊仙島並非在遙遠的地方,只要我們洗淨身心,清靜的仙境便在當下。惟凡夫太多俗務,要找空間及時間安頓身心又談何容易?這就是我們不懂「捨」的緣故,勞碌一生卻換來身疾,從不找時間修行,安心養性。《道德經》曰:「其出彌遠,其知彌少。」愈向外追求名利,與「道」愈是無緣,又怎能身安呢?

「叱石成羊」的典故有何寓意?

作為得道成仙的道教神祇,黃大仙受到世界各地許多華人的崇拜。其「叱石成羊」的事蹟更是家喻戶曉。東晉葛洪祖師著的《神仙傳》最早記載黃大仙的事蹟,當中「叱石成羊」的典故如下:

黃大仙,俗名黃初平,浙江金華人。十五歲在山上牧羊時,有道士見他善良恭謹,將道術傳授給他,黃初平自此在山上石室修煉。四十多年後,其兄黃初起在市集中得到一位道士指引,帶他往山上尋找弟弟。兩兄弟終於久別重逢,悲喜交集。兄長問:「當年你放牧的羊兒去了哪兒呢?」黃初平回答:「在山的東面。」兩人遂一同前往,只見一堆白石。黃初平突然大聲叱喝:「羊起!」頃刻間,白石變化成數萬頭羊,整個山頭都是羊!兄長知道弟弟已經證道,就請求學習。黃初平表示,真心向道就可以學了。於是兩人一同在山上過活,服食松脂及茯苓,兄長最終亦證道成仙。

「叱石成羊」的道術令黃大仙的兄長從心裡感到敬佩,知道大道之玄妙非世間的智慧可明瞭;亦令兄長明白世間種種的虛幻不實,壽命將盡便化於自然,自然又會孕育生命。唯有修道,才能掌握永恆的奧秘,超脫變幻無常。

余自髫年慕道,識透浮生不實,幻境無常。要免輪迴,蚤修至道。

王常月祖師生於明末戰亂不安的年代,自幼便有出塵之心。能夠童年便有向道之心,這必然是宿世因緣。不少人經歷了幾十年的風雨,晚年才悔悟向道。更多的,是一生與道無緣,到離世才接受一場道教度亡儀式,一切已不能作主。「識透」就是看穿,明瞭世間每一件事都是無常及變動不定,難以預測,也不可一世擁有。如果我們不及早修道,到離世後又會繼續無始無終的輪迴,生生世世經歷無止境的生老病死。若要醒覺,便需洞悉世情,決定向道及戒惡行善,方可種下善因,超昇證道。

「崔夢熊得第」有何寓意?

有緣千里能相會,即使兩個互不相識的人,因緣際會下一見面亦可情訂終身。若是娶得賢妻,更對事業和人生發展都有助益。「崔夢熊得第」是《呂祖靈籤》第十九籤的典故,乃發生於唐代的真人真事。主人翁叫崔護,因出生時母親夢見有熊,又名「夢熊」,「得第」之事如下:

崔護是河北博陵的書生,才情俊逸,可惜考場失意。趁著清明時節,他在長安都城南遊玩散心,見有茅舍之桃花甚美,乃叩門借水消渴。一位年輕女子出門遞水,崔護見其情意甚殷,不禁心動。第二年清明,他再度拜訪,惟女子早幾天到親戚家小住,家人又外出,故大門上鎖。崔乃在門上題詩,以表掛念之情。其中寫道:「人面祗今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。」數日後崔再往探視,忽聞哭聲,有老父出門說:「你是崔護?我女兒絳娘讀了門上的詩,痛恨錯失良機,現在絕食要死了!」崔護奔入內室,抱著剛斷氣的絳娘哭叫:「我在此、我在此!」淚水布滿絳娘面龐,嗚咽良久。幸其精誠感動上蒼,絳娘竟蘇醒過來,最後更嫁與崔護。絳娘持家有道,並為夫伴讀,崔護益發上進。唐貞元十二年終獲進士及第,後更官至嶺南節度使。

男女主角本來素不相識,命運令兩人相遇,再突然經歷生死之事,更見真情真心。跨過死門關後,兩人互相鼓勵扶持。丈夫發心上進讀書,並將家事放心交予賢妻打理,妻子亦經常陪伴在側一起讀書。是故「得第」亦有賴家人支持,及經歷患難後更懂珍惜,人生一切得來不易。

《龍門心法》王常月祖師

簡介:王常月祖師是清初全真龍門派之宗師,早年拜龍門派六祖趙復陽為師。趙傳授戒律,並囑咐:「必以苦行為先,種種外務切須掃除。依律精煉,潛心教典。」王常月祖師緊記「宗風」之訓戒,一生刻苦修道。清順治十三年於北京白雲觀開壇公開傳戒,順治帝封他為「國師」,並三次賜與紫衣。康熙二年又親領弟子南下傳戒,一時南方道門人士紛至門下,使全真龍門派再次興盛,王常月祖師被後世譽為「中興之祖」。在南京碧苑傳戒期間,門人將祖師所說的「心法」整理,編集為《龍門心法》。所言「心法」,即直指人心之妙法,非語言及文字可完全表達,需要在日常實踐及省悟。下期開始嘗試淺釋,講解修行之次第及修心之要點,希望大家略有所悟。

「仙姬相會」的典故有何寓意?

「仙姬相會」是《呂祖靈籤》的第十五籤,描述了牛郎織女相會的故事。這個故事很早便開始流傳,《詩經》裡頭就提到「跂彼織女」及「睆彼牽牛」,到《古詩十九首》的「迢迢牽牛星,皎皎河漢女」更清楚描述了「織女」和「牽牛」兩顆星宿的相思之情。南朝梁人殷芸《小說》有以下記載:

天帝的女兒織女住在天河東邊,每天都在織布機上勞作,織出錦繡天衣,所以從沒空閒打扮容貌。天帝可憐她獨自生活,安排她嫁給天河西邊的牽牛郎,但織女出嫁後荒廢了紡織的工作。天帝知道後大怒,責令她回到天河東邊,只許與丈夫一年相會一次。宋代羅願《爾雅翼》又解釋,每年入秋的第七天,我們總會看見喜鵲的頭頂突然禿光,相傳是因為牛郎和織女在天河東岸相會,並踩過喜鵲頭頂做的橋梁,所以喜鵲頭上的毛都被踩禿了。

老人家說,七夕相會,天必下雨,蓋相思之情令天地動容。一年一次的「仙姬相會」,一方面教人珍惜情緣,把握眼前人;另一方面是強調情愛之諾言,終身不渝。《呂祖靈籤》提到:「牛郎巧合屬天成。」亦寓意姻緣是上天註定,無論身處何地,命運自然會將兩人連在一起。

夫二儀彌邈,而人居若寓。以朝菌之耀秀,不移晷而殄瘁。

天地久遠,而人不過是寄居其間。猶如「朝菌」之生命短暫,日影還未移動就已經消失。聖人指出,人的幾十年生命對比久遠的宇宙,實在微不足道。有些昆蟲只生存十多天,便完成世間的任務,可見生命是如何短暫!《道德經》曰:「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?」宇宙尚且有毀滅的一天,何況是人呢?生命無常,千萬不要浪費每天的時光,好好珍重一切及努力修行,才不枉此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