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

典故「伯樂害馬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馬蹄》,以治馬違背天性來說明戕害人性的禍害。世人都說伯樂是偉大的治馬專家,而莊子卻從另一種思維去看,認為「伯樂治馬」是殘害馬的天性。現簡述典故如下:

馬的天性,就是踐踏霜雪,冬天可抵禦風寒,平日吃草喝水,開心時翹足跳躍。如果有人替馬匹建造一個高臺或寬敞的宮室,這對馬來說毫無用處。不過,自伯樂出現後,告訴大家:「我善於管理馬。」於是他用燒紅的鐵器在馬的身上灼上印記,用剪刀修剪馬毛,又削平馬蹄,給馬戴上頭套。然後用絡頭和絆索來拴連馬匹,又用馬槽和馬棚來分配位置,這樣一來馬便死掉十分之二三。隨後,為了訓練馬匹,有時候又使馬匹捱餓,有時要忍渴,並訓練牠們快速飛馳,強迫疾跑;有時則訓練牠們步伐整齊,步調一致。若是套上馬車,加上橫木和鈴鐺,後有皮鞭威逼,這樣一來馬又會死過半數。

馬本來就是居於大草原上,不需要人類為牠們搭建馬棚,更不希望人類鞭打及限制生活自由。人類習慣了各種繁瑣的枷鎖和管束,卻用自己那一套加諸動物身上,逼迫牠們成為坐騎,任由差遣,這是「害馬」不是「治馬」, 莊子視之為踐踏及敗壞人性之舉。當愈多的雕琢及修飾,愈顯示人的虛偽及扭曲。愈是簡單、素樸,人心才會回復自然及安靜。 


以上懺文,自誦,須要心上慚愧,發大志氣,勇猛精進,勢必堅固身心,向上一步,鐵肝膽,銅肺腑,金腦頸,玉心腸,豎起脊梁,剔起眉毛,放開膽量,死活存亡,一齊放下。惟存戒定,自有前程。

王常月祖師編寫的懺悔文,希望所有受戒弟子每天早晚真誠誦讀,而且不只是口誦,需要心上起慚愧心,並要發大願心及勇猛精進之志氣,永不退轉,以正道堅固身心。為甚麼要堅固身心呢?因為若是發願真心修行,邪魔一定會來阻撓。世間多一個真修行人,便會影響邪魔的彰顯。因此,發大志氣修行後,便要向上走多一步,煉成鐵肝膽,銅肺腑,金腦頸,玉心腸,身心煉成如銅皮鐵骨般堅定不屈,邪魔便難以侵擾。「豎起脊梁」寓意行事正直,「剔起眉毛」寓意嫉惡如仇,目標遠大,這樣便能放開膽量,忘卻生死存亡之懼,更何況是邪魔妖道?那麼具體又是如何做到勇猛精進及堅定身心呢?答案便是「惟存戒定」,依然是守戒行道,以律正身,這樣自有一番光明大道。

2022年1月14日 星期五

典故「顏回坐忘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大宗師》,「坐」是靜止動作,「忘」是拋開念頭,以去除嗔心貪欲,及一切智巧虛偽。「坐忘」猶如今日俗稱的打坐,是通過端坐靜定及調和呼吸以收攝心神的修行方法。現簡述典故如下:

某天顏回告訴孔子:「我進步了!」孔子問:「怎樣進步呢?」顏回答:「我遺忘仁義!」孔子說:「不錯,但還未足夠。」過了幾天,顏回又去見孔子,說:「我已遺忘了禮樂!」孔子說:「不錯,但還未足夠。」又過幾天,顏回再去見孔子,說:「我又進步了,現在已坐忘!」孔子神色突變,問道:「甚麼是坐忘呢?」顏回答:「忘卻自身的肢體,不用耳目的聰明。再忘去形體,不要任何巧智,與自然大道融通為一,這就是坐忘了。」孔子說:「與大道融通就避免主觀的好惡,隨自然變化就不會偏執。你果真成為賢人了!我願意追隨在你的後面學習。」

坐忘目的不是養生,而是提昇精神的境界。開始時是「忘禮樂」及「忘仁義」,這不是說我們不需要禮樂及仁義,而是要學懂「忘」,即實踐禮樂及仁義需要在生活中自然展現。再進一步的境界是「墮肢體」,即擺脫物質上的欲望和貪求,而「黜聰明」是要放下內心的執著和傲慢,從而靜心專一的反觀內省,最終要破除身心的束縛,達到精神上的絕對自由,與自然融為一體。

朝廷明聖,郡國賢良。刀兵偃息,水火無虞。萬姓興玄,千邦樂道。等與群生,同歸清靜。伏惟聖慈,曲垂濟度。

當真誠懺悔後,最後便是祝禱,祈願政治清明,舉國賢良輔助,天下和平而沒有戰亂,身在凡塵而無須煩惱。更祝願大道闡揚,百姓皆虔修正道,千邦萬國皆欣逢玄風之流布。我等與眾生,亦希望同修清靜,終歸和諧無爭。弟子俯首上奏,祈願上天垂慈,普度一切有情,讓正道留傳萬代。此段內容如同回向文的「我等與眾生,皆成無上道。」將懺悔功德普及眾生,利樂有情,願眾生同證無上清靜大道。

2022年1月10日 星期一

典故「相濡以沫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大宗師》,或作「相忘於江湖」。「相濡以沫」今日多比喻共患難的人能夠相互扶持,或人與人之間相依相偎、不離不棄的感情,但這些比喻都不是《南華經》的原意。現簡述典故如下:

泉水乾涸了,泉內的魚兒都困在地面上,垂死掙扎,牠們互相用哈氣濕潤對方,用口中僅有的一點點吐沫互相沾濕,使對方苟延殘喘,盡可能延長生命。在生存出現危機時,把生的希望留給別人,這是高尚的道德情操。為了生存,彼此用嘴裡的唾沫來拯救對方,這是非常令人感動的,但這樣的生存環境並不正常,對於魚兒而言,最理想的情況是,回到屬於自己的江湖,大家優游自在,忘記對方,也忘記那段相濡以沫的生活。

《道德經》曰:「太上,下知有之。」百姓只知曉君王的存在,而不感到任何壓力,上下相忘於渾厚的淳風中,自然和諧。「相濡以沫」的典故,也是追求一種自然的狀態,大家都可以自由自在各行其道,各適其適。當大家都需要用「仁義」來拯救世界時,這個世代其實已出現問題。道家追求的和諧世界,正是一種自然而然,沒有世俗是非,身心都獲得自由的世代。


但願懺悔之後,罪滅福生,修省將來,災消難釋。保佑弟子眾等,早出迷途,速超苦海,愛緣盡斷,冤累全空,劫運普銷,玄風大闡,道德行而人民安樂,太平見而年歲豐登。

道教修行不在「祈求」,而是求「捨去」,以達「損而後益」,即《道德經》之「既以與人己愈多」。若要求更多福緣,必須自求多福,捨去惡行,先清除宿業,時刻懺悔往昔所造惡業。當罪業減少,福緣才會來臨。道門弟子的修行功課,一方面勤加懺悔,一方面須省察每天所造,將來才不至禍生,這才是真正的消災解難。如果在道壇前懺悔及跪拜,應祈願早出迷途,不再走入輪迴繼續流轉生死,速離苦海,盡斷一切愛欲牽纏的孽緣,清空歷世的冤家債主,消除所有歷世的災劫;並須發願闡揚玄風,推廣道德正理,讓人民安居樂業,國家出現太平盛世,每年都是物阜民豐,百姓生活飽足,這便是修道者樂見之願,而不是只求一己之私欲。

2021年12月30日 星期四

典故「顏回心齋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人間世》,記載了孔子和弟子顏回的對話,顏回欲遊說衛國國君,孔子認為他此行肯定凶多吉少。於是,顏回闡述了自己的決心及理由,孔子則分析其必敗之理和可行之法,現簡述師生對話如下:

衛國國君專橫獨斷,顏回準備去遊說,於是辭別孔子。孔子指出衛君驕矜暴戾,必難以感化,勸顏回先進行齋戒。顏回說:「我家貧困,已數月沒有吃葷喝酒。這樣算是齋戒了嗎?」孔子說:「這是祭祀前的齋戒,並非心齋。」顏回問甚麼是「心齋」,孔子說:「你必須摒除雜念,心意專一,不用耳去聽而用心去領悟,之後不需用心去領悟而用氣去感應!若只是聆聽則容易人云亦云,只按自心去觀察事理則容易有偏見。只有氣這種東西,虛空而能包容萬物。先虛心求道,去除主觀執見,人心才能與大道相通相容。當達到空明的心境便叫做心齋。」

「心齋」使心中沒有彼、此、物、我之分,也就沒有私心和私欲,沒有擔心和畏懼,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妄加干預,孔子認為只有這種修為才可前去勸說衛君;亦即顏回必須放棄自己主觀意願,並要消除成功的欲望。「心齋」是一種心靈修養,滌除自身的私心欲望,使自己在險惡的環境中不陷溺於名利帶來的禍害。當真正做到淡泊名利,與人不爭,才可在濟世行道之中避免自己身陷險境。

從此盡除諸惡,永為良善之人;自今憤發諸善心,常守初真之戒。倘再犯前科之律,生遭天譴,而死墮陰司;若重違向日之慈,陽受極刑,而陰歸無間。

懺悔自己的惡業,不只是今日做的事,也不只是今生所做的,而是往昔所種下的惡業。我們知道自己今生犯了甚麼惡行,那只是少數目而已;不記得或忘記了,又或宿世積累的,猶如汪洋大海之量,所以發願斷惡及受戒,就是從此立誓永遠做一個良善的人,不再沉淪。既然有大因緣皈依玄門正道及受戒,便須發憤修行,培養善心,並堅守初真十戒。倘若重犯已犯之戒律,便先問一問自己當日為何發心在神前立誓受戒,犯了又犯豈不是欺騙神明,視誓言為兒戲?這樣必遭上天懲罰,死後必墮陰間受責。如果違背往日承諾的慈愛善良,甚至作惡行凶,在陽間必受重刑懲罰,在陰間也是難有出期。一切諸惡之源頭,都是貪、嗔、痴所致;要斷除一切惡緣,便應今日開始盡皆懺悔。

2021年12月25日 星期六

典故「秦失三號」有何寓意?

這個典故出自《南華經.養生主》,表達莊子對生和死的態度。內容講述如果我們不能消除對死亡的恐懼及憂傷,便會對親朋的離世、自己如何面對死亡產生煩惱及痛苦,這亦會影響養生及健康,故莊子將這典故歸入「養生主」一章。現簡述內容如下:

老聃羽化後,朋友秦失前去弔唁,哭了幾聲便離開。老聃的弟子說:「你不是老師的朋友嗎?」秦失說:「是啊!」弟子問:「就這樣弔唁他,可以嗎?」秦失說:「可以。老聃本來是我的好友,現在死了就是這樣吧。剛才我進去弔祭,老年人哭得像失去孩子一樣,少年人哭得像失去母親一樣。老少哭得這樣悲傷,情緒上過度溢洩,忘掉了我們所稟賦的生命長短,古人稱此為『遁天之刑』,即逃避自然而帶來煩惱苦果。你的老師是應運而降生於世,是應時而生;又應時而離世,是順理而死。安心適時而順應變化,哀樂之情就不能侵入人心。古人認為,這便自然解脫了生死哀樂及加諸於人心的羈絆。」

老聃之死只是形體之死,不是精神的亡。秦失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不為之過分悲傷。此外,人的死亡是無可避免的形體變化,也是無可改變的自然規律;既然事實無法改變,不如「安時而處順」,無需過於悲傷,讓心境安寧面對。養生之道,就是不傷害生命,也不畏懼死亡,視死生如一,以自然平靜之心面對!

或眼前美色而心動淫根,或耳聽聖言而腹中疑謗。或破戒而毀衣毀鉢,早翻身而續叩師慈;或犯戒而誤作誤為,速設齋而哀求天赦。

王常月祖師繼續指出我們應懺悔的內容,尤其是眼睛接觸外緣產生的貪欲,及沉迷於五光十色的刺激,故《道德經》曰:「五色令人目盲。」過分接收官能刺激只會蒙蔽我們的雙眼,擾亂內心。如果不懂控制內心,便很容易對美色動心;若欠缺正念正定,或沒有戒律規範,便會把持不定,惡欲萌生。除了眼睛追看美色,耳朵亦只喜歡美言,《道德經》早已告訴我們:「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」真話是十分難聽的,道門弟子應明白聖人說話平實無華,如果不喜聽聖人說話而且疑心及誹謗,甚至行為與聖人、祖師的教導背道而馳,或破戒而影響教門聲譽,毀壞祖傳「衣鉢」,須立即叩罪懺悔及改過自新,並希望祖師慈悲及體諒。若有犯戒行為或做出惡行,亦須立即齋潔身心,向上天懺悔懇求赦罪。如果種下惡行而完全沒有覺醒或懺悔,便要問自己為何要皈依及受戒?覺醒,就是常人與弟子的分別所在,如果喪失了覺醒能力,那便只會繼續沉淪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