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

 典故「梁山伯路遙訪友」有何寓意?

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,最早見於唐代,到明清小說和近代戲曲,始有完整的長篇劇情。二零零六年,「梁祝傳說」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《呂祖靈籤》第九十三籤提到的「心急馬行遲」,便是「士九問路」的情節。今綜合各典故簡述如下:

東晉時代,梁山伯曾與女扮男裝的祝英台在杭州同窗三年,臨別時祝英台曾承諾,若梁山伯造訪祝家,當以妹妻之。及後梁山伯如期出門造訪,書僮士九見到山上有一位看羊的年輕女子,道:「借問伯母一聲,祝家煩你話過我邊間?」結果被引入錯誤方向而遲來三天。到訪祝家時,梁山伯始知祝英台是女兒身,並剛許配給馬文才。梁山伯求婚不得,回家後憂疾而死。祝英台出嫁當天,路過梁山伯墳墓,情緒大悲,此時墳墓突然裂開,祝英台跳入其中,同化為彩蝶雙雙飛去。

良緣早在身邊,可是自己懵然不知,未能把握時機,錯過大好姻緣。到覺悟要珍惜時,反而求之不得,人間苦痛莫過於此。「路遙訪友」寓意凡事莫急亂,謹慎行事,莫因小事而耽誤大局。「心急馬行遲」便是指急於去辦事,總覺得馬走得慢,形容焦急之狀態。惟愈心急求取,愈容易出錯,猶如故事中之士九失言,終致誤時。遲來三天,人事已全非矣。

何以故?蓋性命生死,大事因緣,微細秘密,難可見聞。最上一乘解脫妙法,若非真師垂慈開示,引誘靈機,安能頓悟大乘正宗,漸入虛無妙道,而不致墮落邪見,錯入旁門耶?

承上文,成仙之基礎是皈依「三寶」。為甚麼這麼重要呢?以「師寶」為例,如果我們要修煉性命之學,追求超離生死、成仙大事等因緣,當中種種的秘密,實在世間難得見聞。為甚麼「難得」呢?因為俗事紛紜,正法難遇;而欲求最上乘的解脫法門,必須要有師父慈悲開示及接引,啟發我們的先天「靈機」,即原來的本性智慧。智慧未開,便難以參悟「上乘」大法,亦即修煉神仙之道。當然,「師」也有真、假,「真師」勸人「為道日損」,苦己利人、減損習氣,少私寡欲。「邪師」剛相反,不甘於清淡素樸,並表現出貪名、逐利、嗔恨等俗氣。求道一旦沾上名聞利養、嗔恨怨懟,即墜入邪思,魔心顯現。起心即錯,所學之術亦易走歪,迷途難返,誤入旁門矣。正道只求「捨」不求「利」,「為道日損」才是清淨本源、開啟智慧之妙法。是以真師難求,若有緣遇上真師開示玄門正道,接觸道德性命之學,當知因緣殊勝,須把握光陰修真行道。

2020年11月18日 星期三

 典故「李旦受劫」有何寓意?

李旦,即唐睿宗,乃武則天幼子,一生做了兩任皇帝,又兩度禪讓,人生經歷了高低起跌及重重災劫,先後遭母親及兒子李隆基逼令退位,《呂祖靈籤》第九十一籤提到的「終是一場冤業」,正好形容李旦的一生。今按《舊唐書》及《資治通鑑》等記載,簡述武則天當權時「李旦受劫」一事:

武則天登基後,對李姓宗室存有戒心,許多官員因私下拜見前任皇帝李旦而遭受極刑。安金藏是負責宮廷祭祀樂舞的「太常寺」樂舞藝人,地位不高,有機會在李旦左右侍奉。不久,李旦被人誣告反叛,武后下詔命酷吏來俊臣查處此事。來俊臣嚴刑逼供,李旦身邊的人因為害怕受刑,紛紛承認罪名,李旦性命危在旦夕。不過,安金藏毫不畏懼,向來俊臣表示李旦無罪:「公不信金藏之言,請剖心以明皇嗣不反。」隨即以刀刺入自己腹中,五臟流出。武后聽說此事,大為吃驚,命人將安金藏緊急救治,終於安金藏奇跡活過來。武后親臨探視,感歎說:「吾子不能自明,不如爾之忠也!」隨即下詔終止案件審理,李旦因此而倖免於難。

為了爭奪皇位,唐室內部家族相殘,盡現人性醜惡。李旦的「受劫」也是因為名利鬥爭才惹禍。不過,李旦並不貪戀名位,他先後讓位給母親、兄長、兒子,適當時候放權捨位,才可避過災劫,故籤文有云:「若冤業,修省方免得。」我們要正面的看待種種冤業及懺悔反省,方可免除劫難。如能修正己身,上天亦會默默護佑,如李旦得忠臣捨身相助,終可脫險。

 此三皈依,乃昔之聖賢,度人入道,第一步上昇之路,第一重入德之門。成仙成道,成聖成賢,莫不從此三皈依起首。

古代修仙煉道之聖賢,度化弟子之途徑莫不以道、經、師三寶為基礎,是為第一步朝向證道成仙之途,絕不可掉以輕心。為甚麼不可掉以輕心呢?如果開首未能引導弟子堅信正道,清靜淡泊,捨棄惡緣;卻誤以為求道就是求私利、求財祿、求名位,這足以令人身陷邪道,與魔為伴,罪孽不輕。另外,依循天尊經教及聖人訓誡,是為修道入德之門,絕無捷徑可一步登仙,或一瞬間智慧圓融。求道者須深入經藏,啟蒙開智,持戒遷善;並時刻行善積德,濟人利物,方是真修真行。由古至今,要證道成仙,或積功成聖,或修德成賢,莫不歸向正道,依循經教,遵奉師訓,以「三皈依」為開始。

 典故「生祭李彥貴」有何寓意? 

「生祭李彥貴」是清代流行的戲曲。古代犯人行刑時遭綁在法場的木樁上,斬殺前告別、送飯食和酒水等,就是「生祭」,亦稱「祭樁」。《呂祖靈籤》第九十籤借用昔日街知巷聞的典故帶出寓意,今簡述內容如下:

北宋時,樞密使王強與兵部尚書李壽積怨。王強保薦李壽的長子李彥榮出征,並設計陷害,令彥榮被困雪山。再使計將李壽全家抄斬,幸李壽妻子田氏與小兒子李彥貴連夜逃脫。禮部尚書黃彰與李彥貴本有翁婿之誼,眼見李家淪落,王強當權,便將女兒黃桂英改配王強之子,但女兒堅決不從。李彥貴每日擔水養母,桂英見狀不忍,命婢女梅香引進後園,表明心跡,共堅前約。不過,黃彰找人暗殺了梅香,並嫁禍彥貴,押送他往公堂問罪。行刑之日黃桂英在刑場「生祭」李彥貴。另一邊廂,李彥榮在雪山破陣,及時趕到刑場阻止。最後,黃彰、王強被治以應得之罪。

正如籤文所說:「陰陽反覆,時運令人嗟。」李壽一家命途多舛,可謂置之死地而後生,但典故的重點是黃桂英信守諾言,心意早許給李彥貴。即使李家遭難,她仍不離不棄,不因王強的權勢而屈服,剛烈忠貞。到了李彥貴臨刑,她更「生祭」送別,陪到最後一刻,終守得雲開見月明。只要不忘初心,忠貞不二,上天必在默默護佑。

 第一皈依無上道寶,當願眾生,常侍天尊,求脫輪迴。第二皈依無上經寶,當願眾生,生生世世,得聞正法。第三皈依無上師寶,當願眾生,學最上乘,不落邪見。

這段文字,是道教徒每日在早課中念誦的,以示不忘初心。道門常以「無上」來形容三寶之尊貴,寓意正法難遇,而三寶亦是上天濟世接引的珍寶,非因緣殊勝難以親近。由於道教宗旨不只修己度己,更需發大宏願以濟眾度人,所以我們在發願皈依三寶時,也會念及同受困厄的眾生。念誦「當願眾生」四字,即發大慈悲心,願與眾生同修大道,無分彼此,共離苦海。第一是皈依「道寶」,「道」是玄門正道,無形、無象、無名,而仙真是證道的典範,依循仙真教導就是修真行道。我們皈依道寶,也希望與眾生一起求脫輪迴;時常侍奉神明及仙真,依經教而修德,最終同證大道。第二是皈依「經寶」,祈願眾生能深入經藏,明白經義及依旨行道;更希望生生世世都能聽聞正法,開啟智慧,分辨正邪及真偽。第三是皈依「師寶」,即發願與眾生能得明師指引,學習最上乘大法,永不陷入邪見迷思,最終證得神仙之道。發願皈依三寶,就是玄門弟子的基礎功夫;確立信念,願與眾生以正道、經教、明師為依靠,得道離苦。

 典故「伯牙訪友」有何寓意?

典故「伯牙訪友」最早見於《呂氏春秋.孝行覽》、《列子.湯問》等,明代馮夢龍又改成小說《俞伯牙摔琴謝知音》並收錄在《警世通言》中,令這故事更為普及。今日《呂祖靈籤》第八十八籤及《觀音靈籤》第九十四籤均有收錄,現概述內容如下:

伯牙是春秋時期的琴師,某夜在船上撫琴自娛,猛然發現岸上有人在聽琴,便招人上船問個究竟。此人自稱鍾子期,是個樵夫。起初伯牙不以為然,他不相信有人能聽懂自己的琴音。伯牙再彈奏,心裡想著高山,子期便說巍峨如泰山。伯牙心裡想著流水,子期便說浩蕩如江河。伯牙所思念的,子期必然了解。伯牙問可知古琴來歷,子期竟然可以娓娓道來。伯牙喜逢知己,與子期結為兄弟,並相約來年再聚。可惜後來伯牙再次拜會子期,鍾父告之「子期已死」,伯牙哭至墳前,將琴摔破,發誓今後不再彈琴。

《呂祖靈籤》曰:「悔亡悔亡。」知己難求,縱然遇上,卻世事無常。《警世通言》便提到「相識滿天下,知心能幾人?」雖然一生之中我們認識很多人,但真正知道我們內心世界的,少之又少。《莊子.徐無鬼》記載莊子面對好友惠施的死,曰:「自夫子之死也,吾無以為質矣,吾無與言之矣。」即使豁達如莊子,面對知心好友離世,也黯然神傷。如果能在世間找到一位知心友人,我們必須好好珍惜,不要待失去時才後悔。


 若不皈依三寶,必致輪迴邪道,顛倒沉迷。凡修真學道之士,志心皈命者,須作難遭之想。

信仰道教不是每天燒香奉神,更重要是先皈依「三寶」道、經、師。對「道」有敬信的心,相信可以透過修行證道成真,此信念是信仰道教的基礎。皈依「三寶」,代表我們有了終極關懷的敬信,並精進深入經藏及開啟智慧,在人間實踐及修行;又有師父的指導,行走正確的方向,不會貪圖妖術捷徑,以致誤入邪道,顛倒沉迷。「皈依」並不只是形式上進行儀式,而是身、心、神完全依靠「三寶」,如實修行學道,不敢懈怠。道門弟子誦經時常唸「至心皈命禮」,明代全真道周玄真祖師在《高上玉皇本行經集注》中解釋,「至心皈命」即「誠有未至,不為至心。少有追悔,不為皈命。」至誠真心的才可稱「至心」;將生命投入修道煉性,義無反顧的是「皈命」。凡是修真學道,應「至心皈命」的珍重「三寶」,肯定這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大善緣,方可遇到正道。

 典故「孔子在陳」有何寓意?

典故「孔子在陳」最早出自《論語.衛靈公》,及後《史記.孔子世家》、《孔子家語.在厄》等均有詳述。《呂祖靈籤》第八十七籤「孔子在陳」提到「錦繡不成文」,正道出了孔子絕糧於陳蔡之間的困境。今概述內容如下:

孔子帶著一眾弟子前往拜見楚昭王,陳蔡兩國的大夫擔心楚國得到孔子輔助而強大,便派兵阻止。由是孔子一行人在陳蔡兩國之間遭受圍困及絕糧多天,但孔子如常講學及弦歌。弟子之一的子路埋怨說:「君子也有窮困潦倒的時候嗎?」孔子說:「君子面對絕境仍堅持理想,小人面對絕境就意志動搖,隨波逐流了。」子貢則說:「老師的學說太博大精深了,何不降低自己的要求?」孔子說:「現在我們不去致力研修,反而想降格來迎合,這樣志向太不遠大了。」顏回說:「一個人不研修自己的學說,那是自己的恥辱。至於盡了力而世間不能用,那是當權者的恥辱。正是因為世間容納不下,方才顯出君子的本色!」孔子聽了十分欣慰,笑道:「假使你有很大的資財,我願意為你輔佐,多麼志同道合啊!」圍困七天後,楚國派軍營救,終成功到楚。

在窮困絕境中,才能真正試練有智慧的人。稍欠能耐,便會放棄修學及屈從現實,甚或降低道德標準,隨波逐流。孔子自小喪失父母,仕途終生不順,雖然經歷了眾多障礙及打擊,仍奮鬥不懈,盡力而為,終於成就大業。這個典故啟發我們,處於逆境時不要灰心氣餒,繼續努力求學,修養品德,靜待時機的到來;並自我砥礪,必定能迎來更好的機會。

 三寶者,道經師也。道本虛空,無形無名,非經不可以明道。道在經中,幽深微妙,非師不能得其理。

入門道教需要先皈依「三寶」,「皈依」又通「歸依」,有依歸、投靠之意。「三寶」是道、經、師。大道是無形、無情、無名,而且「空無所空」,乃至「寂無所寂」。如非透過道經的開示,眾生很難明白大道。「經」即「徑」,又泛指天尊開示的一切經卷。經文的道理猶如一條橋梁,接引眾生到彼岸仙境。《重陽立教十五論》提到:「學書之道,不可尋文而亂目,當宜采意以合心。」深入經藏不是指漫無目的翻看經書,而是吸收經書之教誨,謹記在心,並在日常生活中應用及修行,這才是「學書之道」。由於大道幽深微妙,經文義理並非容易理解,故「經」無「師」不明。在皈依道寶及經寶後,還需皈依師寶,以明白方向及修行方法,以免走入邪徑而不知。